Tuesday, October 18, 2016

劣等回撚的侵略和人類文明的反擊(下)

 上篇說到回撚教義的坑爹,那麼人類文明的代表西方國家是否有機會反擊,守護著文明?有的。由於不可能把歐洲任何一個國家的回撚全部趕出去,這在技術上不可能,所以唯一能做的就只能剛柔並濟大棒蘿蔔一起來地馴服回撚。要馴服回撚教義的方法,其實不難,參考先帝李光耀當年在新加坡的模式,就能解決這個問題了。

 首先就是用行政的手段,強行把它們的居住環境分開起來。劣等種族到了某個陌生國家,喜歡群居在一起,互相照顧。但一但人多了,膽子就大了,就敢亂來了。近一年歐洲頻頻遭回撚的恐怖襲擊,原因除了有恐怖分子趁歐洲政府收留難民時混進來,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難民大量進來人數多了後,那些原本處於邊緣的回撚也大膽了,敢敢襲擊歐洲主流社會。西方政府可以假融入之名,讓每個回撚家庭被安排到一個白人為主的地區,互相學習。一來回撚被分開,就不會有同類而壯膽,被逼融入白人社會。二來把回撚分配到全國,讓全部人有機會見識它們的劣等性,為日後全國反回撚製造輿論聲勢。到時挾持強大民意,就不怕把全部趕出國了。

 另外是資助歐洲本土回撚的發展,讓它們發展“本土化”的回教教義。這個,也是新加坡的模式。歐洲政府可以立法說避免恐怖主義還是愛國什麼的,拒絕外國勢力的資金贊助西方國家的回撚組織,西方回撚要錢,可以,向鬼佬政府拿。德國之前打算在學校推廣回教教義,許多人批評墨姨政府柒頭,其實這個我認為是好辦法。把回教變成學習的課程之一,甚至是必修,就是把還在中世紀的回教世俗化的一個好方法。一個所謂的宗教,變成教育部管轄的課程,變成學術,是學術了,就可以討論,就可以批評,左中右可以互插,甚至可以惡搞、侮辱什麼的,這也是把回教在西方世界馴服的方法。德國政府之前有傳出立法限制德國的回撚傳教師,只能用德文,所有《古蘭經》都要是德文,也是希望利用強大的邏輯語言德文,馴服劣等教義的方法。這個日後發展德國本土派回教,和阿拉伯的劣等種族切割,斷掉語言的紐帶和根,就可以避免國內土生土長的變成同情阿拉伯“祖國”的恐怖分子。

 另外,以歐洲普世價值壓下去回撚劣等教義,這個,左膠都無話可說。如美國之前允許女生宗教師領導男人做禮拜,在回撚界引起很大爭論,說美國政府“侮辱”回教什麼的,但這個舉動,除了劣等馬鏟,歐洲左中右都要贊成。同樣的,以人權為理由,發展西方世界可以脫教的回教、不可以一夫多妻、不可以屌蘿莉,任何人贊同,都不會被西方主流社會認同。最後回撚要活下去,只有改革,至少是西方“本土派”的回教改革。其實,如果右翼政黨上台,不必要動回撚,把全部左膠送上斷頭台,回撚就惡不鳥了。

 上面提到的都是歐洲政府就行政手段的方法,那麼身在馬來西亞的我們華人豬,在無法移民的情況下,又形式比人強的劣勢下,如何解決問題?
 雖然情況很不樂觀,但我們只能盡力了。誰叫你窮,沒辦法移民?
 第一,要心水清。你可以害怕遭打壓不敢批評回教,沉默、鵪鶉,這些都無可厚非,但千萬不要學方丈流為馬鏟辯護。不要說真正的回教徒不會殺人的,不要在有人敢批評回教的劣等教義時,如之前的AV男神Alvin在面書嗆聲時,第一個跑出來留言說不認同他,然後先“代華人道歉”。

 第二是游擊戰,單單打打。你可以不去挑戰馬鏟,但可以以子之矛攻擊馬鏟。比如在辦公室為了遷就馬鏟的文化,我們“包容”不能在公司的微波爐吃豬肉,你不敢嗆聲說為什麼要包容馬鏟不要緊,但可以打游擊戰,要馬鏟包容回你,不能吃牛肉(雖然你也吃)。最後逼到全班人吃素,以更荒謬的例子,來反證馬鏟的“包容”之荒謬。當然,最後可能逼到馬鏟說,我是主人,我大完,只有你們要包容我,我不需要遷就你!這樣,為了份工,你可能不敢出聲,但也不要讓它們舒服。記得,就算打不贏,也不要讓它們舒服。(相關文章參考:《豬肉微波爐。法西斯政權。集中營方丈

 第三是mock。所有東西只要是荒謬,都可以被批評。你不必故意侮辱人家,但面書上有許多嘲笑宗教不合理性的帖子,有許多開宗教玩笑的笑話,可以說出來,刺激馬鏟。所有的權威,都是在不斷惡搞下,漸漸失去威嚴,最後被推倒的。雖然現在網上有許多優皮評論員依然在嘲笑馬華不敢承認統考,但10年前嘲笑馬華,代價是很大的。但由於大家都不斷惡搞馬華、惡搞雞哥,雞哥今天才像小丑那樣遭人取笑。別說10年前,就算5年前,我罵國陣的文章,許多網友連like都不敢like。權威,是可以在不停嘲笑下腐蝕的。當然,你會擔心,我share嘲笑回撚的笑話,我的馬來朋友會不會生氣和我絕交?可是瑞凡,它又何嘗想過,它莫名其妙J回教法、一天到晚kafirkafir去叫,也會傷害到你的感情呢?

  最後有點內心戲,但是卻最重要的。馬鏟和回撚,由於在生活上處於loser的地位,在沒有東西可以proud of時,就會借助於宗教來尋找優越感,就如中華膠說什麼5千年文化,雖然前面3000年只是黃河流域的山藩文化。許多馬鏟認為自己的宗教是唯一的真理,所以隱隱約約以“我可以上天堂”來尋找優越感,甚至戒食,都可以沾沾自喜。我曾經有馬來同事很光榮說:我可以12小時不吃不喝,我的華人同事一副佩服的表情,讓它爽了很久。而我,就一副“可憐窮人餓慣了居然練出一副鐵胃”的表情,皮笑肉不笑地表情,讓它失去了優越感,再也不敢J。當然,這個很考功夫和演技,一不小心可能會被馬鏟揍。馬鏟以任何它們的宗教怎樣怎樣優越時,我都一副:“是嗎,可以屌蘿莉嗎?我們華人還有禁室培育童養媳呢~”來挫它的優越感,減低它們的劣等優越基因爆發。只有讓它們覺得自己不再特別,讓它們覺得自己繼續宗教下去都是死路一條,馬鏟才可能覺醒,接下來才說要什麼改革、拒絕宗教霸權、建立世俗國家,才會有轉機。而方丈流那種順著馬鏟優越感,一副“我們華人要向你們劣等宗教學習、對話”的死狗樣,是無濟於事的。
 當然,我不認為大馬華人豬做得到我提出的任何一項建議,因為你們都是死不足惜的低等南洋華人。嘻嘻。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