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31, 2013

豬哥出真字

        寫這種post,會破壞我走氣宇軒昂、風流倜儻、玉樹臨風文藝美少男的路線。但為造福大家,唯有豁出去,犧牲一下自己的形象了。

Monday, December 30, 2013

悲劇2013

     年尾歲末,又是時候回顧一年來自己的所作所為。通常我會寫什麼今年又悲劇呀、沒有妹紙的滋潤呀、事業繼續混混沌沌呀、看過幾多本書呀、哪一部電影最好看等,把負能量傳給大家醬。
     但今年發生了一件對我來說衝擊很大的事,讓我emo了很久很久。我覺得要把事情寫出來,讓我的心情釋懷一點。大約在2個多月前,也是我來吉隆坡1週年的那一天,我在Lahad Datu的屋子,被火燒掉了。

Sunday, December 29, 2013

鄉巴佬的聲音

            之前看蔡瀾談論日本的書時,裡面有提到日本的電視節目。日本電視台在跨年夜時會播放一個歌唱比賽節目(什麼『紅白演唱會』之樂的),節目內容低俗無聊,但為何日本電視台還會播,而且博了很多年?蔡先生的解釋是,日本的村民愛看。這班鄉下佬雖然品味低俗,但他們代表了大量的日本選票,政客為了討好他們,所以大力支持播這些節目。

Tuesday, December 24, 2013

菩薩低眉,金剛怒目




            有些說法說這一代的人,比起上一代還要來的笨。而造成這個趨勢的主要原因是,這一代的人生活在一個高科技高消費的年代。一切的資訊只求簡潔,不需要深度的思考,簡單入腦就好。而流行消費的時代,一切都被包裝(改裝?)到簡單使用,務必讓人人都能參與。比如全球暖化,不需要思考全球的能源問題、大國政治的資源爭奪、資本主義對環境的掠奪等問題;反而每個人只需“熄燈1小時”,就能“解救”地球,為地球出一份力。

Sunday, December 22, 2013

豬哥回來了! \(> <)/

            幾個月前,我打算在今天回家的,但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情,導致今天只能向望傻麻豬的小販買碗湯圓。現在對著電腦自己吃自己。這麼emo星期日的夜晚,唯有重新寫我的博客。
            博客放假了3個多月,但我寫的比博客放假前的還多,原因是在面書開了一個專頁。也許很多人和我一樣有種文字的矯情潔癖,認為博客才是寫文章的平台,面書只是逢場作戲的地方,最後還是要倦鳥知還回到博客來。但有時我有些看法,認為不至於要認真寫一篇長文(雖然在面書寫出來後也西北長),我會寫在專頁上。有興趣者可以去看,http://is.gd/zhugeIndex沒有面書戶口也能瀏覽那裡的內容。

Saturday, August 31, 2013

请假啟事 3.0

            又來,請假了。
            請假的原因依然是缺乏妹紙的灌溉,枯萎了許多,所以要休息一下。最近的心情很累,是時候休息,沉澱沉澱。
            讓我心情很累的最重要原因,應該是Toto Supreme四千多萬的獎金,給人家贏取了。獎金被贏去的那一天,我還不知道。同事告訴我說,“Supreme大獎被人贏了,贏家是沙巴人,是你嗎豬哥?”我連忙上網查詢,在Toto大神的網頁裡,看到Supreme大獎旁邊有個閃下閃下的“Won”字,心理隱隱作痛。

Wednesday, August 28, 2013

黑人做到,華人做不到

    


  先聲明,這篇純粹吹水,我完全不負責任。如果閣下是美國歷史、近代史的專家、馬丁路德金博士的粉絲、軍事迷、社會運動歷史的權威人士等;然後發現我亂亂吠得太離譜,非常歡迎你來批評、猛插、直噴等。

   50年前的今天,馬丁路德金博士帶領25萬人走向華盛頓,並發表了神級演說《我有一個夢》,逼使美國政府在1年後,廢除種族歧視等政策。我時常拿美國黑人的處境來和本地的華人比較,問為什麼別人起跑點比我們落後,卻比我們更快抵達終點?結果最近給人家反將一軍,問到如果金博士生在大馬,結果會如何?
豬哥過後補充:(這裡的假設是金博士他是“華人”,不是黑人,然後用他那一套思維在大馬來進行平權鬥爭,結果會如何?)

Saturday, August 24, 2013

對最近大馬政壇的一些感想

            以下是我對最近大馬政壇的一些感想。。。
          首先是大選後巫統內部保守勢力的強烈回巢。個人覺得巫統在分析大選大量失去非馬來人選票後,為了在未來的日子可以繼續執政,選擇往更極端的路線靠攏,以鞏固基本盤。大選後的新任內長扎希頻頻向華裔發炮,連“治安不好是因為華裔袖手旁觀”的神人語錄都可以說出來,是最好的證明。

Sunday, August 18, 2013

你他媽的就吃太多了。

            那天網友在面書分享了一個視頻,講述一個貧窮落後地區的小妹妹沒乾淨食水喝的故事。我看著小妹妹喝黃色的河水,心理覺得很心酸。我的一位網友相信也很傷心,並在其牆上說他也想去落後的地區幫助那些人。

Thursday, August 15, 2013

我們的示威


          
                   埃及佬這次玩屠城,見風使舵的豬哥又來當牆頭草。。。
            自從428的“和平集會”後,我對國陣政府徹底的失望。之前以為他們看到醬鬼多人上街,會假假改革一下選舉制度,結果沒有,他媽的完全沒有。所以過後我認為,如過我們每次都“集會”,或還是滿足在:“集會只為了向當權者證明我們可以和平的集會”,任何的“集會”都不能達不到我們要的訴求。

Tuesday, August 13, 2013

如何忽悠愚民

                 先申報利益一下,這篇全部是抄的,不是我寫的。。。
               如果在未來的某一天,淨選盟4.0上街、100萬個簽名反對稀土廠、反對侵犯原住民土地遊行、趙明福伸冤等運動上街後,首相納吉(或其他人)對於民間的聲音,作出以下的聲明:

Sunday, August 11, 2013

我太認真了?


在整理《走進回教政治》一書做筆記時,發現學者錢永祥先生對於公共討論說的一番話:
            公共的政治要有可能,一個前提是,參與者要把對方看作是自己的合作者,要從事公共議題的討論,要有一個準備,我可能會被你說服。如果我們在進入公共討論的時候,說好了我的想法是怎樣,我的立場是怎樣,我不會改變的,這樣就不可能會有公共的政治生活。其實公共討論的要求也很簡單,就是相信對方的看法可能也有道理,而我的看法可能有錯誤,我們準備來改變。

Saturday, August 10, 2013

《星際迷航》改變世界


            之前在看了電影Star Trek後,在午餐時和同事們吹水。這時主管插話了,他告訴我他是Trekker(《星際迷航》擁躉的稱呼),所有《星際》的電視劇和電影都沒有錯過。接下來就是主管個人秀,我們只有聽的份。

Sunday, August 4, 2013

你確定你了解你所處的世界?

            昨天到書展時,是有看到很多我想看的書。但比起我在淘寶或噹噹網看到的書比,這些數量的書就不值得一談了。不久以前,書展還是大量買一些平時不容易找到的書的地方,現在有了網絡,情況起了微妙的改變。網購、網上閱讀、免費或低付費電子書等的崛起,都讓傳統的大企業,面對強大的危機。前一刻還是書業大佬的企業,下一秒可能就倒塌了。

Saturday, August 3, 2013

豬哥的8月3號

     當初來吉隆坡的目的,除了為了工作、要參加示威首都的妹紙啪啪啪以外,另外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參觀書展。等了很久,今天終於等到了。在KLCC會展中心舉辦,為其9天的第八屆海外華文書市。我秉持着大家排隊買minions的精神,一大早的時候就跑進去,希望可以搶到好料。

Wednesday, July 31, 2013

典範轉移

          這篇只是集合我幾天前在面書寫過的東西。
          最近學到一個詞彙,叫做“鄉愿”。根據《百度百科》的解釋是:伪君子,指那些看似忠厚实际没有一点道德原则,只知道媚俗趋时的人
          繼林冠英的鳥的事件後,短時間內又出現一件讓我驚嘆的事情。這次和鳥的事情一樣,嚇人的不是故事的開始,而是後續的言論。為什麼會這樣,可以扭曲、忽略、模糊事實說一大堆東西,來逃避核心的問題?


Monday, July 29, 2013

轉載:中國國情順口溜

           網絡上看到中國網民集體創作的順口溜,想在短時間內了解中國國情,看這些網民的創意就夠了。


【中國如此隊伍】
刑警隊,案子未破人先醉。
防暴隊,朋友都在黑社會。
巡警隊,街頭巷尾看阿妹。
女警隊,天天陪着局長睡。
交警隊,躲在樹下等機會。
掃黃隊,趕走嫖客自己睡。
治安隊,吃喝嫖賭樣樣會。

Sunday, July 28, 2013

《華教運動,動或不動?》讀後感

            之前買了劉鎮東先生的《華教運動,動或不動?》一書來看,經過豬哥的豬手修改後,分享書中裡面一些特別的論點。
            敦馬在8-90年代對華裔的“小開放”政策中,允許私立大專的出現是其“仁政”之一。有思考過本地屋業發展和私立大專的錯綜關係嗎?劉先生在書中這樣表示:

Thursday, July 25, 2013

更衣室用餐

            現在才來寫這個,會不會out了?
            那個,小學生在廁所用餐的問題,我星期二通過友人傳給我的鏈接才知道。我的反應和應該和大家一樣,他媽他媽的生氣。《當今大馬》最早的報導是:【
国内再爆发宗教争议,网上今日流传多张照片指控雪州双溪毛糯一所国小,安排学生于休息时间在浴室用餐,引起不满。】

Monday, July 22, 2013

簽了名,去集會。

    

 有時候我都不知道是我的問題,還是其他人的問題。。。
     愛因斯坦說過(要拿大人物出來壓場才行):
瘋狂的定義是,不停重複同樣的行為,卻期望得到不同的結果”。愛先生說這番話時的目的,不知道是否只針對科學家在尋求知識之路上的守則,還是試圖解釋全世界人類的行為。  

Sunday, July 21, 2013

生命的沒有意義

   

  上個星期,看完了Michael Crichton*生前最後一部小說——《Micro。裡面講述一班大學生,在利用電磁場學的高科技產品,把自己變小後,在森林裡和昆蟲搏鬥的故事。變小後的大學生,才真正體會到地球上的霸主,是昆蟲,不是人類。

Wednesday, July 17, 2013

鳥。

     林冠英的鳥事讓我很大反應,可能有人覺得我過度詮釋、反應過大、小題大作等,但這個事件真的讓我很震驚。

     505大選前,我看到一些親國陣的網站/槍手,攻擊林冠英不是檳城人所以不能照顧檳城人的論述,我非常非常的生氣。一些馬華/民政的槍手,為了嚇唬華社投回教黨,講了“十萬個如果呢?”的廢話。如果火箭出賣華人呢?如果巫統和回教黨也合作呢?如果如果,當下的國陣問題看不到,卻用10萬個“如果呢?”來否決什麼毛都沒有做的回教黨/民聯。308前後,對於網上抨擊國陣的聲音,國陣都認為是“專業槍手”做的,並成立了自己的一個網絡兵團與其對立。這樣的假象敵思維,直接把國陣和廣大人民對立起來,導致國陣在網民選票中,幾乎完敗。

Sunday, July 14, 2013

《回教與亞洲文明》科的一些聯想

     這幾天看到一些團體反對政府強制私立大專生必修回教文明的新聞。但首先要搞清楚一點的是,此學科國文全名是Tamadun Islam dan Tamadun ASia (簡稱TITAS),翻譯去中文的名字是回教與亞洲文明

Thursday, July 11, 2013

講笑話6

笑話1
今儿加班,女同事带了袋牛奶放在热水器上热,男同事准备去打开水,女同事轻声说:你摸摸我的奶热不热?男同事说,人多着呢,女同事说,没关系呀,摸摸又不是让你喝..

Monday, July 8, 2013

《World War Z》讀後感

            週末看完了小說《World War  Z》。這是我第一次讀到以訪問許多人,就完成一個故事的驚悚小說。由於內容太豐富,人物事故太多,我只挑我記得的和精彩的。你也許會看到其他人的讀後感,和我完全不同。

Thursday, July 4, 2013

河馬。妹紙。名字。

     大選後,面子書裡的華人朋友認為我們應該打入馬來社會”,所以發狀態更新時都是雙語的。但就像馬國人民其他所有的習性一樣,都是三分鐘熱度的。為了表示我的懺悔,我寫了這一篇。
     前陣子打算取個馬來筆名(由於Zeus是神氏,在馬來社會算“敏感”,不能用),問了我的馬來朋友。間中談到了用馬來糕點來取,我非常喜歡。無意中知道了許多馬來糕點的名字,蠻有趣的。

Monday, July 1, 2013

2013年下半年

            
            71號了,大半年過去了,是時候反省自己干了些什麼,沒干了什麼。
            2013年半年過去了,找妹紙 啪啪啪的大計 滋潤我受傷心靈的大計依然沒有著落,人妻們不好勾引呀。前陣子看了一本勾引妹紙的書,裡面有一章講到男生如何提升個人魅力。立刻跳去那一章閱讀,作者不廢話,直接兩個字:

Sunday, June 30, 2013

《來生不做中國人》讀後感

            幾年前,得知有本書叫《來生不做中國人》,結果跑去網上搜索。網絡上找不到完整的電子書下載,只有從書裡抽出來的幾篇txt文章。下載看了幾篇後,感覺還蠻震撼的,大部分的論述固然一針見血,但有些部分我還是覺得有點極端。

Wednesday, June 26, 2013

煙霧狂想曲

            這幾天吸了一些煙霧,想了以下的一些課題。
            先說造成這些森林大火的“自然”因素。山火,是一種通常發生在林野間難以控制的火情,旱災是造成山火的原因之一。燒掉的部分,塵歸土,化作春泥更護花,成為下一個季節森林更茂盛的廢料。說到這些自然的山火,就想起西方國家很常有的森林大火。

            為了控制這些森林大火,德國大學研發了“滅火機器甲蟲”。超級敏感的感應器,可以在第一時間感應熱能,把火苗給弄熄掉。

Sunday, June 23, 2013

菊花還沒破

     前陣子午餐時,和同事們聊起了白毛大大的威水史,固然是一代梟雄的大人物法力無邊。當中大家還說到,一些關心原住民/大自然的環保分子,進了砂撈越後,還無緣無故失踪掉。說到這時,我的豬背突然一冷,不敢再討論下去了。
     這幾個禮拜,在網上看到很多匪徒打劫的新聞,10名左右的匪徒,成功打搶70-100名在火鍋店用食的顧客。我看到這個新聞一直在想,如果我是被打搶的顧客之一,在人多下,我會反抗嗎?

Wednesday, June 19, 2013

19號的苦逼夜晚

     505全國大選到了今天過了一個多月,民眾高漲的變天期望落空後,經歷短暫的“選後抑鬱症”,社交媒體上的政治帖子近月來少了很多。但選舉過後,在朝、在野和民間的一些行為/心態,值得關注和討論。

     我記得以前在中六唸書時,有讀我國政治人物權力的來源。首相的遴選機制必須來自國會當選舉結束後,將會召開國會。贏得最多票的政黨(或政黨聯盟)將會組成執政政府,然後再從國會議員裡選出一個政府的領導人,就是首相。但我們的朝野議員,在還沒有召開國會/州議會前,就已經匆匆忙忙地宣誓成為首相/首席部長等,這不是違法嗎?我國民主制度下,權力的來源來自國會/州議會,在沒有經過議會常規就產生了一大堆國/州政府領導人,為什麼沒憲法專家對此發表看法?本人並非法律專家,還懇請向此課題的專業人士請教一下。


     上個星期,是選舉上述的最後一天。根據網上的新聞,朝野共入禀了56宗選舉訴訟,35宗來自國陣,21宗來自民聯。看到這個新聞,我有點消化不來。505選舉過後,民聯不是哭爹喊娘地說選舉充滿舞弊嗎?為什麼現在上述的案件,國陣比民聯來的還多呢?不了解國情的人看了訴訟案件數量,可能還以為國陣是第13屆大選的受害者呢。

     連在大選鬧得最不可開交,甚至鬧出停電疑雲的文冬選區,行動黨居然放棄了上訴。這表示什麼?表示之前那些停電、篡改Borang14的“不公平”傳聞,都是假的嗎?我個人小人之心認為,民聯在這次的選後訴訟案件所表現出的愛理不理態度,多少和他們的偏安心態有關。在505大選前我就認為,民聯三黨裡,只有公正黨有問鼎中原的野心。反而行動黨和回教黨,並不是很熱衷奪取中央政權。行動黨有檳城這個大本營,林首長繼續“親民”,回教黨繼續在吉蘭丹堡壘裡偏安一隅,似乎都很滿足了。

     三黨的“野心”不同,“滿足感”不同,才會鬧出在是否宣誓、杯葛國會、繼續示威集會等課題上,出現並不是很協調的局面。一些人可能滿足於當個某州的行政議員或YB,導致在選舉訴訟上,民聯的熱情給人的感覺往往比民間少了很多。
   可能有人會說,大馬的法庭判決風格“你懂的”,民聯不想花太多時間在法庭,應該轉向街頭。1年前的428淨選盟集會,我鼓勵大家上街;因為我認為這個政府在看到這麼多人民湧上街頭,會有所害怕,而對人民的訴求做一些妥協。但428後我對國陣徹底絕望,認為乖乖的上街不會讓他們妥協。

     1年前的428集會,國陣提出淨選盟可以在體育館內集會,安全又不會憂民,結果淨選盟等組織堅決反對,誓要上街靜坐。1年後的集會,民聯“堅決”要在體育館的草場內集會。1年內的變化可真多呀。
     示威(大馬人“害羞”,怎樣都不肯說示威,堅持說感覺較溫柔的 “集會”)的含義,就是作出一些讓當權者感覺到“麻煩”的舉動,再讓他們因壓力而對人民的訴求妥協。這麼巧在這個時候,土耳其和巴西都來了場反政府的“集會”,國人也許可以借鑒。國外示威的目的是為了讓政府感覺到難受,從而對人民的訴求妥協;反而大馬人像當權者集會的目的,只是為了向當權者證明,我們是可以和平集會的

     而且這個星期六首都“集會”的目的,是“抗議選舉的不公”。看到這個題目,我一頭霧水。抗議?向誰抗議?選委會委員們下台?如果他們下台了呢?接下來要做什麼?公正黨的蔡添強今天對媒體表示,民聯會繼續舉辦黑色“集會”,直到選委會委員們都下台。原來搞了一整天,不上法庭上街頭,只為了要選委會委員們下台?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有意,感覺上在選舉後的一些“大人物”的言論,對大馬華裔非常不友善。一些華人不感恩、國陣政府更加照顧支持他們的種族、華小土地被徵、華小的地位違憲到今天的“馬來人犧牲爪夷文”等言論,層出不窮。不管這是巫統打算轉移選舉舞弊的視線而作的陰謀,還是政府的政策強烈右轉,轉向更極端的保守,這都是未來讓大馬社會繼續發展的一層陰影。
     民聯可能因為有了過半的支持率而“擁兵自重”,沾沾自喜地認為自己受歡迎。但要提醒他們一下,在505大選前,很多民間組織在為了促成改朝換代的大業,不惜犧牲小我努力幫民聯耕耘選區、進行拉票等活動。選民不會一直拿自己的熱臉來貼民聯領袖的冷屁股,如果民聯把自己過半的支持率視為理所當然,並在接下來的佈局裡愛理不理,或舉辦一些不知所謂的“集會”辜負了許多選民的心,難保來屆大選不會兵敗如山倒。

Sunday, June 16, 2013

計算機科學之父

    


     在大學的最後一個學期,連續有兩門科目的講師,提到上面圖片的這位大叔。悲劇的是,身為計算機科學最後一年學生的我們,幾乎沒有人認識他。學生不認識自己專業的祖師爺級人物,這也是人類文明就快滅亡的另一個證據。
     Alan Turing,英國數學、邏輯學家,被譽為計算機科學(就是電腦)和人工智能之父。對他產生興趣,因為他領導的團隊在二戰時期破解納粹的軍事加碼器(Enigma),為盟軍拿下歐洲戰線立下了汗馬功勞。

Tuesday, June 11, 2013

支持同性戀?



     之前在G+ 發了一張男男親吻照片(上圖),結果惹來了一段和網友之間的討論。雖然討論的最後好像離開了我的原意,有點可惜,所以寫這一篇文章理清其中一些思路/看法;可能就是因為這些看法的不同,導致我和網友的討論變了調。
     print screen了我們的討論,但為了網友的隱私,我馬賽克了個人頭像和名字。無聊者可以去爬帖,但這討論可他媽的長呀~

Sunday, June 9, 2013

基佬歐陽文風

   今天在FB看到網友share關於歐陽文風的訪談,裡面看到歐陽牧師認為“神”也要講道理的。
     我曾經近距離聽過歐陽牧師的一個講座會,討論關於人類思考的講座。他提出很多社會學和邏輯學的方法,來說明我們不愛/不能獨立思考的現象。在問答環節中,大家很害羞,沒有人問問題,場面蠻尷尬。

Friday, June 7, 2013

全球排華?

     這幾年比較多看香港的新聞,大約了解到一點點香港人面對的社會問題。近來港人最大的社會問題,某過於是和來自大陸的“同胞”產生摩擦了。
     跳過一些政治政策面的問題,如學位、雙非嬰兒等的,看到香港網友分享的視頻,很多是中國遊客在香港幹的一些“壞事”。當然,你可以說這些如骯髒、不排隊、邋遢是“小事”,可以包容,大家都是“同胞”嘛~

Tuesday, June 4, 2013

背叛了自己的人民

我認為,對自己民眾開槍最大的impact,
是背叛了自己的人民。
人家上街示威反你,不是看不起你,
而是信你,信你不會向他們開槍,可以談判。
但你真的開槍了,對自己國家的未來棟樑開槍,
就這樣背叛了自己的人民。
有些真的很不知所謂的人講,
學生們太激進了,沒得妥協,政府沒辦法,唯有開槍。
他媽的,你以為你是誰,
人家不妥協,你就要開槍?
你憑什麼認為,就算要殺死人,都不能挑戰你的政權?
你認為政權是你家的?
當然,他們真的這樣認為。
政權是他們的。
倪匡講過,為什麼中國醬多假貨?
因為這個國家從國號和國歌,都已經假了。
中華人民共和國。
人民?人民的權利有被尊重嗎?
共和?哪一點是共和的,用獨裁都不能形容你了。
人民共和國,不是人民的國,不是共和的國,是一班豺狼的國。
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第一句是“起來,不願意做奴隸的人們。。。”
但當人們向對當權者反抗,不想當奴隸,結果怎樣?
全部遭到鎮壓,起來個屁。
所以一個國家,連國號到國歌,都是騙人的時,
這個國家充滿比小說來離奇的欺騙假貨時,
還有什麼好奇怪的?

Monday, June 3, 2013

香港。中共。大馬

        明天64,對於暴政的存在,我個人無能為力,唯有像往常那樣在博客意淫一番。
     有人說老毛搞得文革徹底毀滅了中國人的文化,導致現在的中國人變成完全沒有道德底線的中國豬。我不是很贊同,因為至少在1989年那時的中國大學生還是有理想的。但64過後,開槍過後,一切都變了。向自己國家的未來棟樑開槍,毀掉了自己的未來。那一天過後,整個中國就沒了未來。

Sunday, June 2, 2013

豬哥在螃蟹島

     3個月前,我和朋友去了Pulau Ketam,度過了21
     不明白為什麼Ketam島華語譯名叫作“吉膽島”而不直接拿它的意思說成“螃蟹島”,這樣不會更容易讓人記得名字嗎?

Wednesday, May 29, 2013

讀後感:意淫海賊王

    這篇純意淫。。。充滿過度詮釋的意淫。
     那天買了一本《海賊王》的意淫書,台灣翻譯,書名是《航海王終極研究》。
裡面一些的意淫,我覺得蠻有趣的,分享一下。

Sunday, May 26, 2013

所謂的效率

    

     那天我寫的《理想外包》裡有網友留言,說他/她較傾向於強勢的領導人。他/她認為一個國家的輝煌時代,都是由相對獨裁的領導人造成的。中國之所以可以在短時間內“崛起“,沒有民主制度裡那些婆婆媽媽的反對黨制衡,是關鍵因素之一。
     發現有些國人還蠻嚮往中國的那些“效率”,對國內追求民主運動的人士嗤之以鼻。他們也許會告訴你:“中國民主嗎?有投票嗎?有兩線製嗎?但人家還不是變成世界強國,世界上數一數二的經濟體?!”

Friday, May 24, 2013

金庸角色意淫

     這篇純粹意淫。。。
     最近在網上看到網友意淫,說如果大馬是金庸武俠世界裡的江湖,那誰又是東邪、西毒、北丐、南帝、中神通?根據這樣的思路下去,誰又是天山童姥呢?(河馬? :O )或以武功門派來說,馬華那些修煉的武功,不就是《葵花寶典》?最近熱到火爆的新任內政部長,應該是《笑傲江湖》裡的任我行了。

Wednesday, May 22, 2013

理想外包

      電影《復仇者》裡有一幕,Loki跑到德國去發表演說,說了“人類需要統治的”言論。過後,他以武力強迫德國老百姓向他下跪。這時,美國隊長帶領復仇者小隊,來把Loki給拿下,解放了被奴隸的德國老百姓。看到這一幕我在想,那些人被解放了嗎?他們是脫離了Loki的淫威,但同時間是不是又對解放了他們的復仇者進行膜拜?

Monday, May 20, 2013

第四個種族

     如果我們用種族的角度討論大馬的政治社會問題,我們
在這個課題,馬來人的立場是。。華人的看法是。。印度人希望。。”
     但這樣我覺得我們忽略了一個“種族”,而他們的立場和看法,並不能籠統地歸納在馬來人/華人/印度人的看法裡。這個“種族”,就是受英文教育的階級。

Sunday, May 19, 2013

豬哥的書3.0

     我在小學時有一個好基友,是他帶領我去看書的。那時是1997年醬,電視節目不是很發達,要看香港TVB的連續劇,通常都要租帶子(VHS)。那時火紅的帶子,是TVB的《西遊記》和鳥山明的《七龍珠》。豬哥家境貧窮,租不起VHS,所以只能聽同學講述連續劇的精彩。很長一段時間,我以為孫悟空是一個可以七十二變和又可以變身成為賽亞人再射出龜波氣功的人物。

Saturday, May 18, 2013

豬哥的書2.0

     上次和我一起買書的同事,他告訴我他較喜歡看知識”類型的書,不看那些故事型的小說。
     我現在看Michael Crichton的《Timeline》,講述穿越時空的故事。我喜歡看米高大叔的科幻小說,他的科幻小說都有很強大的資料收集。每次看完一部他的作品,書本後面會收入參考書目,多到嚇死你的。他的其中一部大作《State of Fear》,以強大的數據背書,說明全球暖化人類要負責任是子烏虛有的偽課題。看了過後,我更放心地繼續破壞地球。

Wednesday, May 15, 2013

豬哥的書


     今天晚上,公司男同事約我去KLCC的紀伊國屋書店。不要以為我很有魅力,他看上的是哥的會員卡,可以拿到10%的折扣。
     前天Kinokuniya發了一封電郵給我,告訴我昨天有Dan Brown的新書“首賣會”。新書《Inferno》,是其筆下男主角Robert Langdon的第四部故事。《地獄》,讓人想起但丁三部曲,不知道接下來有沒有天堂、煉獄之類的。聽說Dan大叔打算寫12本,現在出了6本,除了新書《地獄》和《天使與魔鬼》,我其他的都看了。最喜歡的是《Deception Point》,集合了納米科技、外星人、軍事和政治於一書的一部小說。

Sunday, May 12, 2013

5月12日的一些感想

     
今天回到了吉隆坡,又要適應時差的問題了。
     在飛機上,總是希望旁邊坐的是可愛的妹紙,然後在幾千尺的高空上表演高難度的違反人類自然和違反物理動力學的動作。。。
     狗血的是,今天三人坐的機位,我旁邊兩個位子,居然無人。我唯有苦逼地在空位裡放我的書包和筆記本電腦。

Friday, May 10, 2013

選後憂鬱症 3.0

     這時大選後的最後一篇emo文,過後短時間內應該不再寫國內政治的帖子,寫其他風花雪妹的。
     雖然大家對民聯領袖很有信心,認為他們有後著。(針對大選的舞弊抗議,除了上法庭也要街頭抗議)但我看了昨天的集會,還是不是很樂觀,老實說已經對民聯的領袖有點失望。貓頭英的格局或胸襟滿足於在檳城繼續扮平民的首長,回教黨遭遇失敗後聶老退下,繼續在吉蘭丹偏安一隅。能抗得住巫統的官職誘惑已經很不錯了。連最有野心的公正黨,現在都要面對阿兹敏的搞局。巫統肯定會盡全力分化民聯,看他們頂不頂得住了。

Wednesday, May 8, 2013

選後憂鬱症 2.0

     大選過後,大家發現除了舞弊出千外,鄉村選民是變天失敗最大的原因。加上雞哥玩弄種族情緒,導致大家在面書寫帖子時,無不三語並用,怕死友族朋友看不懂。友族朋友也post了不少和華人一起的照片,再寫一番反駁巫統鳥話的文章,華人網友瘋狂share,溫馨得來也顯示出我們的族群關係還是那麼的脆弱。

     內陸地區選民繼續坑爹,導致大家很high地說要打進鄉區,大叔大嬸豬哥熟女帥哥禦姐正太蘿莉們要一起上山下鄉,勢必要攻破國陣的堡壘區。
     變天失敗後,心痛的除了馬國又再錯失了改革政經文教的時機、又被鄰近地區超越或拋離地更遠外,還要為自己的生活而擔心。除了要還PTPTN外,接著還要面對GST、汽油起價和其他莫名其妙的吸血政策所帶來的壓力,還不包括Lynas等狗血工廠的建立。想到都灰心。。。

Monday, May 6, 2013

選後憂鬱症

     我必須承認的是,我的意志力不夠堅強,我在昨晚11點多已經睡著了。對此,我是­有藉口的。民聯的戰績一開始時是節節勝利的,還說奪回霹靂州和拿下其他的州屬。接著卻又看到說國陣贏,一時高興一時失望,又一時高興又一時失望,再一時高興再一時失望,他媽的我最後精神失常跑去睡覺了。
     凌晨3點醒來,refresh 面書。還沒認真看帖子,就看到網友的頭像全部換成黑色,我知大事不妙了,心沉了。接著在undi.info.看一下成績,完了。哥的第一次下海投票初體驗,就這樣完了。

Saturday, May 4, 2013

最後一里路

             最後一天了,我的選前憂鬱症病發的最後一天,過了明天就會變成選後憂鬱症了。
            當初給了個人資料予拿篤的公正黨,說我要做監督員。課程也上了,課件也下載了(當然,今晚要重溫一下),但沒有收到任何的電話簡訊通知我。他們不要我了嗎?算了,明天去到投票現場再對代表公正黨的工作人員講一下,哥要跟你混,讓哥幫你監票和算票。

        網絡流傳很多外勞投票的新聞,我對每個圖片是否是真的,有所保留。但面對強大的民意反對,吉哥哥不做一些奧步是說不過去的。如果是真的,這個政府也太坑爹了吧。讓外勞來投票,這根本不是一個合法的政府。假設網友的分析們沒錯,除了華人以外,大部分的馬來人甚至軍警那些都反,這樣的情形下,如果國陣還是大勝,局勢恐怕會很蛋疼。

Friday, May 3, 2013

癲狗的嚎啕5——who let the dogs out?

                201011 4日,沙巴的三腳石國會選區 (Batu Sapi) 進行補選,民聯那時候喊出的口號是“拯救沙巴,拯救大馬”。最後的結果是代表國陣守土的候選人在三角戰中勝出,民聯攻入沙巴國席的計劃失敗,氣勢減了不少。過後在網上看到不少民聯支持者因失望,一時情緒化說了一些氣話,如“沙巴人蠢的,為了一些蠅頭小利投國陣,活該你們繼續遭受到國陣的剝削”。

《小市民的政治經濟學》的一些讀後感。

          當初很多民聯的政治領袖出了書,我買了一些來看。看得最“感動”的一本,是劉鎮東先生的《小市民的政治經濟學》。那時我因為居住的地方和公司地址差很遠,每天上班和下班都要搭兩趟巴士+走路,非常辛苦。那時看了這本《小》,看了後覺得如果民聯可以變成中央政府,劉先生可以參與政策的擬定,那就真的是大馬人的福氣。
          比起那些賣弄“好人”形象騙鬼的候選人,劉先生這些講政策的才是國家需要的人才。
我真的很累了,隨便list出一些我喜歡的文章。(其實很多都喜歡,但list一些讓我覺得很“溫馨”的論點)

Wednesday, May 1, 2013

隨便列出一點點國陣的德政(轉載)

網上看到的,有興趣打印出來,然後通街派嗎?
有142個,天呀,隨便一個就可以讓你拒絕國陣了。
而且很多都是308後的課題。。。



1.回教国课题
2.回教刑事法课题
3 .非回教徒不准用阿拉字眼课题
4 .土权衣布拉欣阿里号召焚烧马来文版圣经课题
5 .禁止UNISEX课题
6.服装指南课题

Tuesday, April 30, 2013

馬華心理學 2.0


     馬華在競選期時鬧得種種笑話,讓我很想去分析他們的心理到底在想什麼的。
比如那位打歌為主,競選為副的候選人、或那一位cosplay成廚師的候選人,到今天又有候選人教大家如何製作蛋糕,到底他們為什麼會這麼做?
     第一種心態是不肯面對事實。面對大量的華裔選票流失,馬華不要,也不敢,也不能面對導致自己遭選民拋棄的真正根源——巫統的霸權。他們只是鴕鳥般把選票流失的原因定義為:“選民受了反對黨的宣傳誤導”。他們認為民聯的候選人較受歡迎,是因為民聯的候選人比較親民,走進了年輕選票市場。所以他們也依樣畫葫蘆,走“親民”路線。結果出了一位除了樣子以外,全身都和專業偶像歌手毫無分別的候選人,政治講座會淪為打歌、宣傳自己“專輯”的場所。

Sunday, April 28, 2013

投票的那件小事


                昨天跑去聽PACABA的課程。到了現場,遇到兩位可愛的妹紙向我問路。兩位妹紙看起來非常單純,入世未深,應該是受到一些網霸的煽動,傻傻跑來這裡上選票監督員的課程。好吧,不要談妹紙了。

Friday, April 26, 2013

矯情新篇+精選

     說到沙巴州,很多人都想到住在那裡的人真幸福,一生下來就擁有美麗的海洋、島嶼和亞洲東南亞最高的山峰。然後應該是沙巴人民的族群關係,相對於西馬的來說是非常融洽的,所以沙巴是個美好的地方。

Wednesday, April 24, 2013

豬哥下海了

醬鬼夜都不睡,只為了post這個。
我之前是打算在大選前,盡量在網上寫文章,寫死國陣的。
然後到了大選前幾天,回沙巴投票,給它最後一擊。
投了票後,就回家等成績,然後希望可以等到改朝換代那一刻的到來。

結果最近我改變想法了,不要那麼玉潔冰清,連海都要下。
這種時候,在網上寫什麼藍帕文章,都不能造成很大的影響。
以其躲在電腦後面意淫射牆壁,比如實在一點。
結果今天一時衝動,一時熱血,報名了這個。
像葉新田那樣,大XX地把自己的資料寫在網上,都不知道有什麼後果。
這個Tindak Malaysia和那個PACABA有什麼關係,是一樣的嗎?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總之我就是參加了,他奶奶的做個監票員也好。
一個監票員看著最少幾百張選票的箱子,效果就等於叫到幾百人去投票那樣。

我看了他們的要求,18歲以上的lala仔女就可以參加了。
如果你因為未滿21歲或登記了選委會來不及更新或沒有登記而不能投票的,
想要貢獻一份力,他媽的就參加這個吧。
原來你可以在A地受訓,然後等你回到B地後投票,
被委派到B地執行任務的。
我一直以為我在沙巴投票,就要在沙巴受訓。
這樣怕來不及,因為我是差不多最後一天才回家。
但他媽的這都不重要了,去參加就對了。
不要等了,今天在面書上看到報名的截止日期好像是24/04/2013了!
他媽的不要猶豫了,去報名吧~
不要功虧一簣呀!


(面書網友給的資料:得赶快先把两张照片(蓝色背景)和IC photo copy (front and back same page) 准备好, 联络你家乡的属意党派, 告诉他们你要帮忙作他们的PACA, 让他们及时呈上去(好像是给SPR..))
根據地區聯絡人的資料:按這裡



Monday, April 22, 2013

雞腸轆轆

      不好意思,我又黑暗了。
     電影《讓子彈飛》裡最後的高潮戲,有一幕是醬的。姜文帶領他的部下,要對鵝城裡土皇帝周潤發進行總攻。當“懸长”發槍發錢給城裡的老百姓,要帶領他們擺脫奴役時,他們卻仍然選擇觀望。城裡的老百姓雖拿了槍但卻躲在家不敢響應起義,最後和姜文他們一起往前衝的只有50只鵝。對於老百姓的“中立”表態,姜文在馬背上苦思後得出來的結論是:“明白了。谁赢了,他们跟谁。”

Thursday, April 18, 2013

华教运动的政治和經濟

     国会解散了,大选提名日和投票日也定下来了,现在离大马政治史上最激烈的一次大选还有大约三个星期左右。在接下来这20多天里,朝野双方无不出尽法宝来拉票。
国阵看守政府最近让新纪元学院在“无关大选因素”下被升格为大学,希望可以挽回一些华裔选民的心;而民联则承诺在执政后承认统考文凭。但在这篇文章里,我不想比较朝野哪一方的华教政策更好,而是想分享一些我对本地华教的一些看法。

Tuesday, April 16, 2013

那一年,我24-5歲醬。。.

          星期二,繼續emo
          在上個星期日的晚餐裡,我的好基友告訴我,他差一點就變成公車之狼。話說那一天他乘巴士回家,座位旁坐着的是一位17-18的美眉。基友告訴我,他今年25歲了,這個年齡讓他覺得很鬱悶。因為25歲的他,不可能再搭上17-8歲的仆仆脆美眉,有種感概青春一去不回頭的嘆息。

Monday, April 15, 2013

斯巴達克斯觀後感


                熱播的美國歷史連續劇,《斯巴達克斯》第三季度,終於在上個星期五的劃下了圓滿的結局。改編自真實歷史事件,電視劇裡的斯巴達克斯最後也壯烈犧牲,故事不是happy ending。根據歷史,斯巴達克斯起義軍,高峰時期有12萬人。後來起義軍內部分化,以克利克蘇(Crixus)為首的一支部隊分出,削弱了主力部隊的力量,間接導致了起義軍日後的潰敗。

                電視劇裡對於這一段歷史情節的描述,讓我印象深刻。那時,斯巴達克斯主張帶領部隊翻越阿爾卑斯山,遠離羅馬帝國的魔爪,大家各返家園。克利克蘇卻反對此主張,並認為大隊應該調主力部隊進攻羅馬,拿下羅馬城。只有把羅馬帝國給滅了,那剝削奴隸的黑暗陰影,才能從所有奴隸的心理面去除掉,大家的內心才能平靜

Friday, April 12, 2013

這是一個拼爹的時代

     當初寫博客,是打算走宅男路線,主要寫漫畫和希臘神話的(為什麼從來沒有人問我博客url的含義?)。接著不知道做什麼,寫下寫下變成主要討論妹紙和政治了。還有人把我的博客定位為“政治博客”,真傷心。不是呀~本博的特色是苦逼的豬哥晚上用文字意淫的地方呀。什麼政治、時事評論了?

Wednesday, April 10, 2013

4月10日的一些小事


     很久沒有寫色色的了。。。
     我一直以為,這一年來自己成長了不少。至少在沒有妹紙的滋潤下,坑爹的生活讓你不得不堅強,更勇敢、更積極地活下去。直到上個星期日,我下載了一個成人遊戲——尾行3。唉,看來還是抵擋不了誘惑呀~

Sunday, April 7, 2013

如果我是jib gor身邊的一條狗 2.0


大選茅招攻略:前言 
以下是我上茅廁時,想出來的幾招茅招,寫出來獻給老闆你。但要注意,這不是什麼神招,不是可以點石成金或讓黑區變白區的方法。只是干擾一下,也許可以影響5-15%的選票,但這樣就夠了。畢竟民聯那班狗娘養的選票拿多一點點,才可以勉強執政;反而我們這邊選票拿多一點點,就可以過2/3的執政。


Thursday, April 4, 2013

Formula Pakatan Rakyat


            Selama ini kita sering diberitahu bahawa negara Malaysia berkembang maju di bawah pimpinan kerajaan BN. Rahsia kejayaan BN dalam mentadbir negara ini adalah dengan menggunakan “Formula BN”, di mana formula ini menitikberatkan perkongsian kuasa antara kaum yang berbeza dalam Malaysia. Maka mahu atau tidak, hanya terdapat satu cara sahaja dalam mengurus negara ini dengan baik, iaitu berdasarkan “Formula BN” yang berlandaskan perkauman.  Oleh itu, Pakatan Rakyat yang bercita-cita mengambil pucuk pimpinan pentadbiran Malaysia daripada kerajaan BN, didakwa juga merupakan suatu pertubuhan politik yang sebenarnya menciplak idea “Formula BN”. Ini dapat kita lihat di mana PKR dan PAS bertanggungjawab memancing undian daripada pengundi orang Melayu, DAP pula berfungsi sebagai pengutip undian daripada orang Cina dan India.  
            Namun, adakah hakikat sebenarnya begitu?

Monday, April 1, 2013

豬哥回來了

       嗨~            
      幾乎一個月沒有寫博,再寫時有點陌生的感覺,呵呵。原本打算“休息”一個月後,重新開張時是寫一篇關於大叔調教幼齒蘿莉的博文,但資料準備得不好,美眉養成的故事就先押後了。
博客放假原本是打算騰出更多的時間來看書、做自己的東西的。但過後發現,其實多出來的時間不多。追根究底,是花在面子書的時間太多了。想要有時間,放假的不是博客,而是面書!但FB不可能放假的,原因無他,就是我是attention seeker bitch呀!:O

Wednesday, March 6, 2013

Sedikit Pandangan Terhadap Isu Pencerobohan Militant Sulu


                                                                  
          Saya ingin berkongsi sedikit pendapat saya terhadap isu pencerobohan Militant Sulu yang hampir telah berlanjutan selama satu bulan ini.

          Para Militant ini mula-mula mendarat di Lahad Datu, di mana tempat itu merupakan kampung halaman saya di Sabah. Namun pada lebih kurang 4 bulan yang lalu, saya telah meninggalkan Sabah dan datang bekerja di Kuala Lumpur. Maka ketika insident ini berlaku, hanya ibu dan ayah saya sahaja yang berada di rumah. Ketika  berita pencerobohan ini mula dilaporkan, saya masih beranggap ini merupakan sekali “lagi” tuntutan daripada para separatism Sulu yang ingin “mengambil balik” negeri Sabah.

Monday, March 4, 2013

蘇祿武裝分子入侵後的一些感想


想分享一點我對於這個幾乎拖了一個月的【武裝分子入侵事件】的感想。
  武裝分子首先登入的地方是拿篤,就是我的家鄉。(正確來說,他們登入的地點叫做Tungku,雖然是屬於拿篤縣的領域,但離拿篤小鎮還是要大約2小時的車程。)

  大約4個月前,我離開沙巴跑來吉隆坡工作,所以事件發生時,家裡只有父母親倆人。事件剛開始,我還以為是一些蘇祿分離主義分子“又”在沙巴鬧事。畢竟每年有新的“蘇祿蘇丹”登基,就會說出一些索回領土的話,本地人屢見不鮮,之前在拿篤縣還發生過一些蘇祿人焚燒沙巴州旗與大馬國旗,以否定沙巴和大馬政府的合法性事件,但都被低調處理了。這次的武裝分子入侵,也許是之前的經驗,導致政府判斷錯誤,把問題誤定義為“治安問題”而不是國土安全的外交軍事問題,才讓事件進一步惡化。

Monday, February 18, 2013

请假启事 2.0

      請假,休息。
     由於長時間缺乏妹紙愛的滋潤,豬哥終於枯萎了,所以博客請假療傷,暫時不會更新。大約請2-4個星期醬的假期。除非有什麼不吐不快的事情,否則應該在3月份才繼續寫。
     博客請假時做什麼呢?有什麼計劃嗎?
     嗯,豬哥是很有計劃的。

Sunday, February 17, 2013

和平世界裡的蠢蛋(下)

    之前看一些來自中國的書籍時,作者都喜歡批評美等西方霸權國家。說你們美國西方不是講什麼民主自由,尊重各黨各派的嗎?為什麼就容不下共產主義、共產黨?不是很矛盾嗎?聽起來,好像又很有道理。
   年輕人,通常都會滿腔熱血,沒有錢,只好追尋精神上的快感。其中一種就是去反霸權、去支持弱勢的群體。人有惻隱之心,加上本地媒體的洗腦,我們都喜歡批評以西方勢力為主的國家,認為這樣青春沒有白活。
     就不要以為巴勒斯坦的哈馬斯政府都是很弱很慘的,沒錯,武器他們是落後了點,但宣傳方面不差的。如選擇用兒童、婦女當人肉炸彈,或在學校等地擺設軍事設施,只要被攻擊就會造成大量孩童、婦女死亡的場面,在輿論上就可以扳回一城。

Saturday, February 16, 2013

印度人的深層結構?

     這一篇會很狹義、很種族主義。   
     前幾天在《當今大馬》看到這則新聞,【兴权会与民联谈判近破裂,警告或在大选中撤回支持】。撤回支持?不支持民聯,難道是表示跑回去支持國陣?还是懒有型地扮中立,然後再講誰可以維護印度人的權力就支持他云云?

Friday, February 15, 2013

那些年,我和印尼仔一起的日子

     今天原本要寫一篇種族主義的文章來鳥那些印度人,但還是hold住先,講一個關於我家鄉拿篤(Lahad Datu)的問題。
     年初三那天,我打電話回家給我媽,告訴她Najib在檳城吃檸檬的事情。(沒辦法,媽媽不會上網)母親告訴我,她拿了一馬援助金2.0。接著她告訴我,有人傳聞拿篤遭海盜登入,準備打劫銀行,因為最近該鎮派1馬援助金,多了很多錢。說起來,在大約30年前,我家鄉的銀行還曾經遭海盜洗劫,家裡還認識一位是該事件受害者的遺孀。我聽了後笑笑,告訴她不可能的啦,不要信。結果昨天下班時在網上看到新聞,蛋碎了。

Thursday, February 14, 2013

豬哥的深情剖白

     情人節,繼續苦逼來個《癲狗亂吠》情人節特備,寫一篇非常少見的豬哥自我深情剖白。嗯,從哪裡開始好呢?就從放假開始吧。
     沒錯,繼去年6月後,博客又要請假了。再寫多大約3-4篇後,就要休息一下,3月才繼續寫。從20126月前的一日一篇,變到過後的大約2天一篇,接下來我打算減肥,減到3天一篇醬。主要還是為了質量上的控制。有時候很多博文,我只想到內容,但還沒有想好結尾,就隨便地post了出來,覺得有點可惜。希望3天寫一篇文,可以提高一點點文章的水平。

Wednesday, February 13, 2013

他鄉的新年

     沒想到這個農曆新年沒有回家,也能拿到3個紅包。讓豬哥和你們分享,一個人獨在他鄉為異客是如何過新年的。

     除夕夜
     公司人妻女同事看我這樣可憐,邀請我去她的家吃團圓飯。

Tuesday, February 12, 2013

他心目中的大馬

        我在大學時期的阿拉伯文老師,以半開玩笑的語氣對我們說了一個他的經歷。有天他在大學的食堂裡,碰巧他周圍談天討論的都是華人學生,大家一起說一些他聽不懂的語言,ching chong ching chong ching ching chong,那一刻他有種不在馬來西亞,而是在台灣或中國的感覺。

Monday, February 11, 2013

首相缺乏愛


有個搞笑的腦筋急轉彎是醬的,不知道各位看官有沒有聽過
有種老鼠,是用兩隻腿走路的,請問那是什麼老鼠
。。。。。。。。。。。。。。。。。。。。
米奇老鼠!
那什麼鴨子,是用兩隻腿走路的?

Sunday, February 10, 2013

國陣模式的老千局

        這篇是寄去《當今大馬》但被退稿的,過後才改去了民聯模式
環保一點,循環利用,post出來。有些論點會和民聯模式一樣,重複。


      一直以來,國陣政府都告訴我們,我國在“國陣模式”的管理下,取得了驚人的發展進步。“國陣模式”的成功關鍵在於,各族間的權力分享。由於馬來西亞是個多元種族的國家,所以為了穩定繁榮,不同種族的政治權力分享,是很重要的。在這個以馬來人佔多的國家,巫統佔據了政治主流的力量,另外“代表華人”的馬華民政和其他的東馬土著成員黨等,紛紛代表各自的族群,並在“國陣模式”下合作,一起發展國家。 
     國陣政府告訴我們,這個國家的政治遊戲,不管你喜不喜歡,都是以種族為出發點來玩的。那怕是打算改朝換代的民聯三黨,也是另一個山寨版 “國陣模式” 的政治團體。他們三黨的構造,也是以種族為基礎建立起來的。如公正黨和回教黨都是以馬來選票為主的政黨,行動黨則是吸引華人和印裔選民的政黨,所謂的改朝換代政黨,充其量也是另外一個模仿“國陣模式”的種族政治團體而已。

     學校課本裡的“官方史”告訴我們,國家的獨立,是聯盟政府(國陣的前身)從英國人手中爭取回來的。當時的聯盟,由代表馬來半島三大種族的政黨主持,他們得到英國人的讚許,最後允許我們獨立,接著的故事就是高喊莫迪卡的熟悉歷史黑白畫面了。所以獨立建國到日後的發展,唯有“國陣模式”是治國的靈丹。
     但事實是這樣嗎?

Thursday, February 7, 2013

豬哥的CNY

   認真想起來,這真的是我第一個沒有和家人一起過的農曆新年,理論上來講還蠻悲劇的。每個人都會問我,為什麼不回家過年?經濟問題當然是主要的原因。當初大老遠從沙巴跑來,量化寬鬆地向朋友舉債,經過4個月的分期付款,至於還完了,沒有多餘的錢買機票。

Tuesday, February 5, 2013

嘴巴說不要,身體卻挺老實的

     之前在botak大大的博文《大家總在逃避最根本的問題》,看到一段文字:“这已经是我们大家认同了外面有个黑暗的角落。这黑暗的角落的存在已经被合理化。”這段字讓我印象深刻。
     我們接受了我們國家有一個不能侵犯的黑暗地區,沒有人去質疑它的存在,而且還會很努力去適應它,絕處逢生。這個黑暗地區不一定是個治安黑區,然後我們晚上8點後不出門等。這可能是一個歧視的政策,大剌剌拿你們給的稅,大大方方建一些不然你們去唸書的學府。擺到明強姦中出你們,還是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