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2, 2013

雞腸轆轆

      不好意思,我又黑暗了。
     電影《讓子彈飛》裡最後的高潮戲,有一幕是醬的。姜文帶領他的部下,要對鵝城裡土皇帝周潤發進行總攻。當“懸长”發槍發錢給城裡的老百姓,要帶領他們擺脫奴役時,他們卻仍然選擇觀望。城裡的老百姓雖拿了槍但卻躲在家不敢響應起義,最後和姜文他們一起往前衝的只有50只鵝。對於老百姓的“中立”表態,姜文在馬背上苦思後得出來的結論是:“明白了。谁赢了,他们跟谁。”


     廣大網民都認為這一幕畫龍點睛寫出了中國人的劣根性。被馴服了多年,面對暴政不敢反抗,在關鍵時刻連鵝(動物)都不如。
     大選來了,最近就多了很多公眾人物出來“表態”。很多人對於公眾人物的表態,給予高度的讚賞,愚民熱淚盈眶。我之前在《保持雞腸》裡寫過:感動的眼淚太廉價,會導致國家社會的公民意識嚴重通貨膨脹,最後就算改朝換代成功,也會因為我們的無知,而“寬鬆量化”製造另外一個仆街政權來。

     我不知道有什麼好感動的?大家都在做一些大家應該做的事情,是應該的。當然,很多人是看到最後時刻了,勝負較明顯了,才來決定“跟誰”,才來表態。一些在國外發展的人士,出來表態支持民聯,有什麼好感激的?那些人事業全部在國外,日子過得很好的,這次大選就買個機票回來當度個假,順便投個票醬,感動個屁呀?
     政府換得了,自己頭上就充滿光環。換不成,也不打緊,旅行完畢,繼續回到國外,過著相對比馬國還要好的日子。之前看到FB網友覺得很贊地share一則新聞:一名已經移民海外的雇主級人物,看到這次大選改朝換代的火熱,決定回馬投票。(移民了還擁有投票權哦?)不單如此,他還買了全部機票,讓他的員工也可以回來投票。網友就贊了!不知道做麼,我看到這裡,就想到《讓子彈飛》裡面那些臉孔模糊的愚民,看到前面有人衝了,看到姜文有勝算了,那沒有血色的臉孔突然間也暴怒了起來,往周潤發的大宅裡衝。

     我以為經過308政治海嘯後的時代,我們花了整整5年的時間在激烈爭辯,我以為我們最低限度下已經搞好了幾件事情。第一就是他媽的不管怎樣,就是要把國陣拉下馬!又比如好的制度,讓壞人不能做壞事;壞的制度,讓好人不能做好事。或者制度的監督,比起選“好人”來的靠譜。領袖也是人,不要神話任何人。領袖之所以偉大,是因為我們跪著仰望他們。還有那個我以為早就得出共識的,國會議員/州議員的責任。他們的責任不是服務,而是在國會/州議會裡立法,守護馬來西亞民主制度三權分立裡的一環。

     不是的,在最關鍵的時刻,我們卻卻婆婆媽媽起來。自己手上那已經通貨膨脹了的兩張選票,想把它當200張票來花。又要改朝換代,又要選賢人,又要“服務”,又要不甘寂寞怕死人家不知道自己很清醒懶有型地說“如果我允許這樣的情況,那和投國陣有什麼分別呢?”。然後又演上半天的內心戲,來表示自己獨醒的心痛。

     而且還有人會把某些人神化,你不能批評他的偶像的。他媽的政治人物都是拿來批評的啦!但我們不是的,我們推翻了一個可惡皇帝,我們又要選另外一個“好人”皇帝上去,向他們下跪叩頭來拜他們。我們習慣了“跟人”,誰狠,我就跟他就對了。不跟人,我要怎麼走?自己走?別開玩笑了。

     我們不認為這個一個公民的社會,我們不覺得每一個人出來向政權嗆聲是應該的。我們對一些人“終於”出來表態,會感激涕泗,認為他們終於敢頂住壓力,出來嗆聲了。卻沒有看到,其他的“普通人”早就被社會壓力壓得死死了。
     就像大殺傷力武器不能落在猴子的手上那樣,我開始同意那位來自砂撈越國陣領袖講的話,華人豬,是不能當這個國家的主人的。

8 comments :

  1. 好文。。。。叹惜。。。

    ReplyDelete
  2. Replies
    1. 謝謝康華大哥,寫這個時也有點壓力的。
      這個海報真的很贊呀,還有崛起的意思。

      Delete
  3. Replies
    1. 謝謝展興兄,讓你有畫面感的錯覺應該是姜文的功力吧~哈哈。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