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 2013

豬哥回來了

       嗨~            
      幾乎一個月沒有寫博,再寫時有點陌生的感覺,呵呵。原本打算“休息”一個月後,重新開張時是寫一篇關於大叔調教幼齒蘿莉的博文,但資料準備得不好,美眉養成的故事就先押後了。
博客放假原本是打算騰出更多的時間來看書、做自己的東西的。但過後發現,其實多出來的時間不多。追根究底,是花在面子書的時間太多了。想要有時間,放假的不是博客,而是面書!但FB不可能放假的,原因無他,就是我是attention seeker bitch呀!:O


      3月份,發生了蘇祿“恐怖分子”的入侵事件。這個事件,讓我見識到馬國政府的坑爹性。一個C級別危險的外交事件,坑爹政府在種族、宗教、政治考量、弱智的處理下,可以讓問題升級成A級的危機。21世紀是個坑爹的世紀,西方國家被自己搞出來的金融危機弄到元氣大傷,東方的中國豬和阿拉伯世界的傻海勢力乘機崛起。我老實告訴你,我們現在的政府是完全沒有能力處理比蘇祿佬入侵更複雜的外交問題的,大家自己要保重了。

      這次的蘇祿佬入侵事件,有件事情讓我感觸了一下。當局勢開始失控,開始亂時(其實就是流言非常多的時候),我的華人朋友,打算逃離。一些在沙巴首都亞庇的朋友的朋友,或親戚的親戚,在蘇祿佬在拿篤大量出現時,打算逃去西馬。同一時間,卻在面子書看到一個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簡訊,一名退役了的馬來警察,要求納吉讓他复職,免薪對抗恐怖分子,直到危機解除。有人辭鄉逃故裡,有人漏液趕沙場。我不是要散播什麼國家主義、窮兵黷武的思想,我知道這是用一個類似土權思維的例子來批判華人“不愛國”,但在關鍵時刻時,我族還是較狗血的。下次土權罵我們華人豬時,我的菊花又會緊多一點了。

      3月份,開始了我的全馬走透透行動。去了螃蟹島(雖然官方翻譯為吉膽島)和巴生。螃蟹島的2天1夜基友遇人妻遊記在拿到照片後,以後會在博客寫。巴生之旅,吃了聞名遐邇的肉骨茶。但口味不是很適合我,感覺太重了。而且巴生人早上吃肉骨茶的習慣,和我把湯食當晚餐的習慣不同,所以吃到不是很享受。讓我震驚訝的是,我去巴生的球賽輸球了。1小時的室內足球比賽,我們居然輸了3-20!太扯蛋了吧!算起來,平均3分鐘就被灌進一粒球!震驚的是,當初在大學時很踢得的隊友(雖然我們當天擺出不是在大學時代的最強陣容),出了社會後,因為沉沒在名於利(這是他親口告訴我的),功夫完全不在了。我就像《少林足球》裡的星爺感嘆,大師兄,你心裡的那團火呢?!雖然大家說會日後會努力練球,找回昔日的狀態,然後再叫我去巴生踢過一場復仇戰。但如果我再去,我不要踢球了,我要去揼邪骨,嘿嘿。。。

      我最滿意的身體部位,除了那個七寸之外,就是我的小白臉了。在沙巴時,我很少有暗瘡、青春豆的。除非是火氣太盛,發燒之類的,臉上才會出現一兩顆。但來了吉隆坡後,臉上出暗瘡的比例很高。難道是我的私生活不檢點造成的?不會吧,我做好安全措施的。。。同事告訴我,是首都空氣質量不好,所以臉才會這樣。也許吧,不會現在才開始發育吧?畢竟都7寸了,還來發育?
新造型,炯炯有神的眼神,電死妹紙們。滋滋~滋滋~

      基友告訴我,不要每天扮到懶有文化醬,看什麼政治、文學、經濟的東西,想和美眉多交流,就談美眉愛聽的話題。不要一副“現在的小妹妹真腦殘”的蠢樣,垂涎人家的美色,就要入鄉隨俗,玩美眉喜歡玩的遊戲。為此,我去搞很多美眉們都愛玩的遊戲。在面書玩了幾天在地鐵裡看到很多妹紙玩的Candy Crush,一開始破關還蠻順利的,過後到了一定的關卡,卻要朋友的ticket才能繼續過關,肏他媽的!接著換遊戲,也是一樣,要面書友人的幫助。我的自尊心不允許我向人家討ticket,所以罷玩了。看來和妹紙談話題的機會有少了,接下來又要繼續苦逼了。:(

      說到妹紙,網友伊媚兒我說,我是不是要反省一下,做麼自己的博客醬少女孩子留言的。我說,我寫的都是政治,其他的都是妹紙,少女生看很正常的啦~網友再給幾個也是寫政治的博客,但又有很多女生留言的例子,叫我反省,是不是粗口寫太多了,導致妹紙不敢來。好吧,以後懶覺的用詞少一點吧。:(

      上個星期六,約了基友和咪神女同學出來見面,去了那個Sunway Pyramid。基友朋友最近努力減肥,我卻不斷增肥,遲早他叫我肥佬了。咪神女同學因為工作壓力大,咪咪也小了一杯。唉,大家都不好混呀。SP有一間大眾書局,豬哥跑去看了。(不是有書卷氣,而是在那裡,書店是我唯一有機會消費的地方)由於jib哥的仁政,書店開了幾個叫Baucar Buku 1 Malaysia (BB1M)的櫃檯,大家一起買書。我驚訝地發現,有一個小書架裡,有打折書賣。會員50%,非會員八折。有些書,還是大約半年前才出的書,才半年的書就已經迫不及待50%清貨,真恐怖。買書後,和基友、咪神second round。跑去喝酒。結果才喝了幾瓶,就進入了豬哥神的太虛境界。現場live band不知道在唱什麼鬼,觀眾也不知道在high什麼鬼,城市人的娛樂方式,對我這個鄉巴佬來講,真的不慣。又emo了。。。:(

      最近看了一本書《Super Freakonomics》,除了佩服老外的觀察力,也佩服他們的精神。裡面提到一位醫生,為了改善急救室的救亡率,自己研發了一台超級電腦,讓醫生們可以在短時間內找到關鍵資料,救更多的人。最後超級電腦推出後,急救室的救亡率提高了許多,看到那一幕,在麥記裡的非常感動,終於覺得我的專業可以這麼偉大。其實,我們的生命裡有很多值得追求的事情,除了妹紙,還有其他的東西值得追求的。(當然,妹紙還是要放在第一位滴!)

      說到系統,上次講打算在博客放假時自己研發的【豬哥文章管理系統】,研發到一半,頹廢了。但關鍵的幾個技術難題,已經解決了一大半,這樣放棄有點可惜,要更努力一點,希望早日可以完成。但放工回家後已經很累,不想再打開電腦繼續搞程序呀~

      剛才查電郵時,發現《當今大馬》的助理編輯發電郵來,和我確定一下,我二月份的稿費有沒有收到?當然收到了,豬哥愛美眉更愛錢(當然在美眉和金錢之間,我永遠站在妹紙那裡),沒有收到錢早就唱衰《當今》了。呵呵。對了,上次寫了一篇騙稿費後,過後沒有再寫了。日後要再寫,畢竟揼邪骨也要一些本錢的,嘿嘿。說到寫稿(我喜歡寫博不喜歡寫稿。寫博像是暴露狂露鳥給人看,人家是喊是叫是罵我都很high;但寫稿是拿人錢財,要低頭,像脫光光給人評頭論足批判一番那樣),最近無意中看到楊善勇先生在《東方》的專欄提起了我。楊先生在其文章《面对「真」字,谈何容易?》一文裡,引用了我那篇“一天很紅”的文章《拿篤》,暗爽了一下。有了這個motivation,我要更努力地寫,希望有天老蔡會引用我文章裡的一句,然後講什麼“在國家和民族之間,我永遠站在妹紙一邊,我帶領馬華去荷蘭找妹紙!”這樣我就功德無限了,阿彌陀佛。

      今天是愚人節,做麼沒有人乘機向我表白的?難道他們在等清明節?
(以後盡量3天寫一篇,如果3天都沒有update的話,那肯定是因為北川瞳妹紙導致我精疲力盡了。。)


14 comments :

  1. 总算回来了。所以程序还是没搞完。

    ReplyDelete
    Replies
    1. 對,沒搞完。。。會盡力的,搞好了會放上來和大家分享。

      Delete
  2. 就跟等GE13一样,终于等到你回来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鸢尾轩你好,歡迎光臨。
      大選還遲遲不來呀~

      Delete
  3. Replies
    1. 如果你是妹紙,然後對我這樣說多好~

      Delete
  4. 你的新造型....这么像我那只被我养到死掉了的小猪的?
    小猪,你死得很惨啊,哇(大哭)~~~

    你增肥了hor?
    那....可不可以跟你的朋友讲,叫你肥仔或肥猪都可以,就是不可以叫你肥佬!OK?

    愚人节过去了,多三天是清明,我就提早送上我的贺语吧————
    小猪,ngi毛死啊?ngi jon loi就好咯!呜呜呜!

    ReplyDelete
    Replies
    1. choi~苦媽,我這只豬炯炯有神的眼神,怎麼會隨便死掉~
      如果我叫肥佬,博客就會有兩個出名的肥佬了~

      Delete
  5. Mr Zeus: 愚人節新年快乐!!! 要回来的始终要回来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可惜妹紙們遲遲不肯來。。。

      Delete
  6. Mr Zeus: 终于等到GE13来了,和等豬哥回來一样. 时间刚刚好,豬哥可以回家投票了.

    ReplyDelete
  7. 對呀,終於可以回家了,真開心~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