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30, 2014

Bagaimana nak memartabatkan Bahasa Malaysia

            Kebelakangan ini, ada netizen Melayu yang datang comment ke facebook saya  tentang cara-cara bagi memartabatkan Bahasa Malaysia. Isu ini timbul kerana ada berita yang menyatakan bahawa terdapat 600+ orang lebih pelajar lepasan SPM tidak mampu berkomunikasi dalam Bahasa Malaysia.
            Pertama sekali, saya sebagai rakyat Malaysia yang berkaum Cina, saya juga tidak dapat menerima bahawa terdapat pelajar yang tidak mampu berkomunikasi dalam BM. Saya berpendapat bahawa semua rakyat Malaysia WAJIB menguasai BM, sekurang-kurangnya mampu berkomunikasi dalam bahasa tersebut dalam kehidupan seharian.

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全馬鏟泥齊種樹,樹多成林神保佑。



            今天有兩則新聞,我覺得可以交叉一起來看,然後得出一個很蛋疼的結論。
            第一則新聞是馬來網絡界今天瘋傳的新聞:據說有604名華裔和印裔學生在參加國民服務時,被發現居然不會說馬來文。這一個新聞,在馬鏟界引起很大的迴響,它們心中那個“我都說了他們是這樣的啦!”的毒瘤,再次爆發和繁殖。它們認為那些不會說馬來文的,是不愛國,然後認為華小是造成這個的罪歸禍首,最後結論是關掉華小!

馬來社會思維演化(下)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馬鏟認為自己在這個國家的地位與特權,不斷受到他人的“挑逗”。這裡的他人,當然是指華人啦。不要以為你躺著我就看不到你。所謂的“挑逗”,就是如性愛二人組(華人)在齋戒月“請”它們吃肉骨茶、馬來文版本的《聖經》用阿拉字眼、啤酒節的大肆宣揚、講它們也是外人、甚至是摸狗,都是在試探它們的底線。

Wednesday, October 22, 2014

每人心中的林妹妹

            名作家被爆劈腿,民間一片嘩然。有人認為麻甩佬都是好色的,有人認為男人有錢有地位就會藏小三。十個男人九個滾,仲有一個仲唸緊,就是這個意思了。很常聽人家說,男人有錢就變壞,有時候我不知道他們說這個時是批判這種現象,還是客觀的詮釋這個現象的存在。
            每每我對人家說,我要巨乳的妹紙,最好同一時間有童顏,然後加上水蛇腰,還要有電臀時,都會遭白眼,然後被反問:要求這麼多,你自己是不是很有條件先?你沒車沒房子,事業一事無成,居然敢要求這麼多?潛台詞不知道是不是說,有了足夠的資源,就可以收集妹紙在后宮中?
            當年高爾夫球的老虎被爆偷情,我記得在他的“懺悔言論”裡,有一句說到:
『我以為以我的成就,deserve得到。。。』。Deserve,這是一個很強烈的字眼,應得的,基於某種原因你認為你應得的。一些落後國家的三藩覺得人家養它的福利少應得的,老虎會不會也認為,自己苦練高爾夫球這麼多年,現在成為世界第一,所有的努力得了回報,然後應得所有的福利,包括源源不絕的妹紙。

            所以每當看到有人說被抓到黃腳雞,當大家都在批判男主角好色時,我都會在想,麻甩佬偷吃的原因是否受文化價值觀的影響,大於個人的喜歡選擇?
            很多年前,大馬社會爆出很多單華人雇主非禮、強姦女傭的新聞。那時悲情的本地報紙就說男主人人面獸心等,印尼社會也認為華人欺負他們的妹紙,兩國關係甚至印尼華巫關係一度緊張。但也有人提出另類的意見,從華人文化的角度去詮釋這個啪啪啪的課題。
            專家說,華人雇主受了文化的影響,會認為家裡的女傭就等於傭人,傭人就等於舊社會時代的丫環。在古典小說裡,丫環都是男主人身邊隨時可以抓來啪啪的對象,《金瓶梅》裡就有經典的主人啪丫環的情節。就算《紅樓夢》裡,寶玉身邊的丫環也是蠻另麻甩佬如我等人嚮往的。所以受了中華文化影響的鹹濕中華膠人,也帶著這種好色形態看家裡的印尼女傭。終於在一個風雨交叉的晚上,女主人又剛好回娘家了,男主人在閃電的刺激下,把印尼的kakak看成是林妹妹。。。
            另外前陣子印度不是很常有輪姦案嗎?有學者也是以印度社會裡的男尊女卑加上等級制度,來詮釋此現象。畢竟在男尊女卑的社會裡,哪裡的麻甩佬認為女生是一個性用品多於一個獨立的個體,所以強姦案也多了。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何某些有歧視女性文化的民族,表面上說他們如何保護女性,但私下卻發生最多肥水不留外人田的案件。
            如果說一個社會獨立個體的行為是基於大部分人的認知或文化的延續(意思是說一個麻甩佬啪印尼妹的原因是因為丫環情結多於自己好色),那麼日後解讀國內外課題時,可以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了。就好像我常說的馬鏟心理學那樣,是個人的種族主義,還是集體文化裡的自卑和歇斯底里?是個人的政客仆街,還是集體文化裡認為在高位的就是真理,所以才造成前者的仆街?
            

Monday, October 20, 2014

馬來社會思維演化(上)

            民政黨元老在年度大會時,說出了馬鏟也是移民的說法,語驚四座。看報導,發現其實陳先生也不是挑釁地說什麼馬鏟是外來者,只是陳述歷史事件,希望大家和諧相處。嚴格來看,老人家的言論也是維穩居多。可是這還是挑動到了馬鏟的神經線,馬鏟會歇斯底里,除了一直以來的自卑感作怪,也是世界觀受到衝擊而一時適應不了。
            一直以來躲在井底下,面對外界稍微的思想衝擊,就會發瘋掉。比如發現馬來語在商業上幾乎沒有經濟價值,就會自怨自憐地拿中文來出氣,而不會反省是誰把馬來文的優勢削弱了。我對人類學不是很有興趣,但有聽說過馬來人祖先的來源,其中一個很流行的觀點是源自中國南部雲南一帶。這個論述,現階段印尼與馬來西亞的學者都支持這一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