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9, 2017

稅收的一國兩制


在回教國的概念裡,稅收制度卻根據不同的宗教來區分不同的稅收。在回教國,回教徒只需要繳交天課稅(zakat),天課稅卻只是用在回教徒之間的發展;而在回教國生活的異教徒,卻要繳交人頭稅(jizyah),以換取回教國領導人對異教徒的財產和生命安全的庇護。

Wednesday, May 24, 2017

華社必須對馬鏟開誠佈公說我們反回教法


            馬來社會其實一直以來有聲音要求政府建立一個回教聯邦法庭,與現有聯邦法庭並駕齊驅,形成大馬司法雙頭馬車共治的局面。如果這個目標達成,大馬獨立60年,聯邦建國54年的世俗體制將會崩潰。
            當下的355法令提呈固然是巫統和回教黨為了選票所上演的大龍鳳,但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今天我們“有幸”遇上玩假的哈迪而“逃過一劫”,但明天我們也可以遇上在回教國課題上玩真政客。到時候處於少數的非馬來人要如何在輿論上說服大部分馬來人放棄回教法?

Wednesday, May 17, 2017

在自己國家的陌生人異化心理

            上週在柔佛發生的回教堂外鳴笛糾眾打鬥事件,雖然事件在受害者的道歉下已暫時獲得平息,但大部分馬來網民依然感到委屈,感到自己“被欺負”了。在事件發生後,許多德高望重的宗教師出來滅火卻依然無法平息馬來社會的怒火,為何馬來社會為何會這麼民情洶湧?           

Saturday, May 6, 2017

華人豬和馬鏟的不平衡關係

            昨天的505大選4週年紀念日,馬鏟界就以泊車打人事件為大家贈興。
            我已經說了很多次,馬鏟對華人的恨(其實是因自卑又妒忌而產生的恨)是存在的,不是什麼政治人物煽動。許多人喜歡說:“大馬人民和諧共處,只有政客炒作種族情緒” 來自欺欺人,昨天馬鏟打人和網上馬鏟支持的輿論,根本沒有任何政治人物撐腰,是馬鏟“自動自發”的心理反應。

Saturday, April 22, 2017

耳朵根,新世紀福音哈里發戰士


                本週土耳其的憲法公投成功通過,總統耳朵根的權力更加集中,和普京大帝那樣可以連任。我認為這個結果,其日後的影響力會如當年伊朗神權革命成功那樣,大大激勵了本地馬鏟和回撚,開明中庸的馬來西亞從此走向回撚的末路,河邊洗澡放半粒的馬來妹紙成為了遠古神獸,從此絕跡南洋。本地華人媒體沒有大量關注這則新聞,固然是我們華社坑爹只關心中港台的新聞,可是馬鏟界也沒有大肆J,也讓我感到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