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8, 2017

雞哥不做雞哪裡有錢養你們?


老馬誇口說執政後取消GST(但會以銷售稅來取代,這種給5毛拿1塊和造成市場混亂的東西我先不談),我反對。
雞哥的許多德政中,GST我是最支持的。只要GST去到15%,馬鏟界繳的稅就會和華人差不多,那時我的心裡就平衡了。
許多傻逼只會人云亦云跟著罵,但有多少人認真思考過馬來西亞的財政結構的問題?
我雖然沒有擁車故不面對汽油起價的直接打擊,但石油起價帶來的一系列通貨膨脹,寶寶也是賴野的。
可是我不明白一些白痴,為何一天到晚望全球油價下跌,就為了省那一個月百多塊的油錢。
沒錯,對許多人來說,一個月省百多塊其實蠻多的,但你們是否知道,油價在這幾年因為美帝要打擊ISIS和普京暴跌,讓馬來西亞損失多少收入?
稅務局說今年收到1000多億,大馬財政預算案2000多億,也就是說個人所得稅+公司稅務那些佔了一半,剩下應該是國油和船隻港口那些稅務了。(不過稅收這些很複雜,我的理解可能錯的)

Friday, January 13, 2017

南哥之死和砂拉越的“本土派”

                2017年還沒有過完兩個星期,砂朥越政治就迎來了重磅炸彈,“親民”首長阿德南不幸心臟病爆發與世長辭。
                由於砂州大選過了還不到一年,南哥留下的州議席要補選。在下一屆全國大選隨時都會來到情況下,砂州接下來的補選不知道會不會又被大馬“公投之父”林吉祥詮釋為對雞哥國陣政府的“公投”?

Saturday, December 31, 2016

10年前應該做的東西


或許是雞哥和義父嘉瑪的無法太霸道,導致許多人都退而求其次覺得什麼轉型正義我不要了,國家制度的大改革我也不理了,我只要卑微地在大馬討口飯吃而已,就此而已。
華人豬無處可發的悶氣,全部出在不會反抗的馬華民政之上。許多華人豬都知道,華教、獨中不能被公平對待的原因,不是馬華,不是巫統,而是馬來人不肯。君不見我要求在野黨和老馬的競選宣言寫清楚會如何對待華教,是否承認統考,許多華人都不敢苟同,因為它們知道,這種要求會“嚇走馬來人”。
年頭,在野黨御用學者提出“馬來人的不安”調調,說換了政府馬鏟擔心會失去豬玀的地位,要我們華人“安撫”馬鏟的不安,要在野黨全部人包括華社拍完胸口,對馬鏟說,換吧,換了一切照舊。換了有好處,馬鏟第一個享受,換了有壞處,華人第一個承擔。
當然,特權不可能一個晚上就換掉。我雖然一直主打廢除豬玀,但不會天真到認為任何有魄力的政黨在執政的第一天(就算我自己當首相也是)就廢掉豬玀。
人之常情,你就算道理說得再完美無瑕告訴馬鏟豬玀的100個壞處,馬鏟也不會同意拿掉豬玀。不不不,這不是什麼劣等種族,而是人性。你告訴了人家馬鏟豬玀的壞處後,這是成功了一半,你還要告訴它們,解決問題的方法是什麼?他們看到alternative plan後,才會放棄舊的。
同樣的,你也不能只是信口開河說廢除豬玀後馬鏟會自強不息,靠自己的雙手努力工作創造財富,不依靠政府依然可以活得比現在好。口說無憑,你要有證據。而證據,先要有“實驗場”。而希聯強勢執政的州屬如雪州、檳城,可以先執行“mini廢除豬玀政策”。一些在州政府權力管轄的範圍如州工程招標、州政府獎學金,政府說我完全看實力,不看膚色。
然後讓馬來人看到,在完全沒有特權固打的情況下,馬來人依然可以拿到工程、依然可以拿到獎學金,廢除豬玀後怕什麼?然後雪州、檳州政府的扶貧政策,完全不看種族,而只是看個人收入。Need based, not race based,讓其他地方的馬鏟看到,沒有豬玀、沒有特權,馬鏟依然有競爭力,貧窮的依然可以受到保護。
又或者州政府可以資助各族學生學他族語言,華人學淡米爾文,馬鏟學中文,大家尊重彼此。讓馬鏟看到,多元教育不會壓抑馬來文和馬鏟的地位,還會提高馬鏟的職場競爭力。
有了這些mini廢豬玀政策後,希聯在中央宣言裡說要廢除豬玀、承諾統考,所謂的多元教育,才有說服力,才有馬鏟會buy。
可惜希聯都沒有這樣做,只能簡單的討好馬鏟,而討好的方向,竟然是遷就它們在宗教的霸權上。存市場角度來說,火箭拿下9成以上的華人票,轉移戰略討好馬來票無可厚非。但卻對宗教霸權低頭,我認為是錯了方向。不管是在國家體制大是大非的角度上,還是純marketing的角度,以宗教討好馬鏟是錯誤的。
以我多年軍情觀察的經驗認為,年輕的馬鏟,是不會要回教法那些違反人性的制度的。但是,沒有一個馬鏟敢站出來說,我反對回教法,反對燒春袋的宗教局阻止人家撲野!你也不會對嗎?所以你只能看到如恐怖分子的馬鏟出來“保護”宗教,就誤判以為大部分的馬鏟都是宗教撚。其實不是的。
火箭要年輕馬鏟票,就要告訴馬鏟,我反對宗教霸權,反對回教國。我如果執政,不單止會廢除全部燒春袋的回教法庭,還要允許自由脫教。這些,年輕的馬鏟肯定buy的。它們不敢公開支持你,可能還一起罵你,但票,還是會投你的。
當然,這樣說,要有心理準備,火箭總部被燒是肯定的。林家父子包括全部火箭肯定有生命危險,真回撚勢力吹雞反擊比劉碟之戰強烈100倍的衝突肯定會發生。但只有這樣,才能解救國家。而這個要有收穫,最快,最快是10年。
可是,都沒有,在野黨沒有這個魄力,只想維持豬玀制度的status quo。只是豬玀工頭的職位,由新人來帶領。well,算上馬爺爺也不算完全是新人。民眾也只敢要求當個有飯吃的二等公民,就這樣把國家推向回撚失敗國家的地步。
新年快樂,明天會更好。
嘻嘻。

Thursday, December 29, 2016

2016年國內外的大新聞

                

                又到年底,又是時候回顧一下2016年來大馬和全世界發生了什麼重要的東西。排名不分先後,根據發生的日期而排。

1. 科隆大強姦之歐洲淪陷
2016年一開年的跨年倒數,德國科隆就發生了劣等回撚在德國科隆大肆非禮、強姦德國妹紙的案件。這只是開胃菜,接下來遭恐怖分子襲擊包括歐盟總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法國尼斯、美國奧蘭多同性戀酒吧和德國等白人國家。回撚趁西方左膠的政治正確多年來不停蠶食西方耶教文明,加上墨姨去年中門大開放回撚進德國,在人數取得增加加上左膠包容後的回撚突然間壯膽,對白人耶教文明aka人類文明發起了攻擊。西方領導人面對這種危機時只能手牽手點蠟燭獻花圈,軟弱的舉動導致後期右翼政客包括“法西斯”的Trump勝出。科隆大輪姦發生後,西方媒體因為政治正確大量壓下新聞,導致科隆大輪姦的新聞只能在網上流傳,到最後無法壓下時才報導出來。諷刺的是,同樣一般廢物對於右翼政客的崛起,發明了“後真相”(Post Truth)的學術Jargon 來掩飾自己柒頭的2016年。

Wednesday, December 21, 2016

巫統稱霸。馬華當狗。火箭賣華。華人養豬



獨立後,馬華還當過財政部長的。
原因是那時的巫統馬鏟沒錢,去英國找事頭婆談判,都要馬華的華人買辦出錢買飛機票。因此,獨立後,華人掌管第二重要的錢財部長職位,也是合理。

過後,雞爸爸上台,推翻冬菇那種馬鏟貴族和華人買辦形成的統治圈子,加上發現石油,國家金庫通巫統黨庫,雞爸在1969年政變後穩定局勢的2年內抓住財政部長的職位。
在70年大局已定,讓回財政部長給馬華當4年到1974,過後石油輔助巫統的戰略成型,巫統自1974年後就永遠抓住了財政部長職位。
有兵權,有政治權利,還有金錢權力,巫統和馬鏟至上的霸道,從那時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