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4, 2014

軍情報告

          前陣子小黑來馬,然後在一個公開的場合中發表談話。他在談話中表示,馬國應該公平得對待各族人民,不能以宗教來區分,否則大馬永遠不能進步。奧巴馬的這一番話,讓非馬來人high翻天。接著我在一個新聞面書專頁裡看到馬來網民反駁小黑的這番話。他說,大馬邊緣化非馬來人?試問那些跨國企業,聽到是來自UiTM的,甚至聽到是求職者是馬來人時,都立刻不要的,請問這又是誰歧視誰?

Monday, July 21, 2014

單向的進貢 (beta)

          我的馬來女同事告訴我,她上幾個月駕車時不小心撞到一位摩多騎士。小事一樁,沒人受傷,汽車沒嚴重損壞,但她還是選擇了報警。接著等警察叔叔來到現場,錄取了雙方的口供,一搞就弄掉了半天。
          我告訴她,如果是我一定不會報警,浪費時間。她很不明白我的意思,就好像我不明白為何她在這麼小case下,都要報警那樣。我當然知道有意外/罪案去報警是公民的責任,但大馬國情馬國警察你懂的,通常都是少惹為妙。但為何馬來妹紙卻這麼熱情去報警?是不是她看到的警察和我不一樣?畢竟最近很火的發飆姐,在面對警察時,都說出了“自己人要幫自己人”的話來。

Thursday, July 17, 2014

母狗心理學


          當年我小學畢業後,升上中學的選擇有二:一個是華教堡壘獨立中學,一個是政府資助的國民中學。老母告訴我,政府不承認獨中文憑,將來進不到本地大學,所以我選擇了國民中學。那時從華小升上國民中學是件很可怕的事情,你從一個華語為主的校園環境,換上一個以馬來文為主的學習環境,當中的心理壓力,絕對不是學習進度趕不上這麼簡單。
          我鄰居裡的一個大哥哥,比我年長兩歲,所以他比我早2年進入國中。那些年,我每次聽到他天天被校園裡的學霸欺負。不用我說,就是系統性地馬來人校園小混混欺負華人。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聽到他的老母用廣東話告他 “人地野你,你埋忍咯,埋冇理佢咯,做咩也野番佢?”

Wednesday, July 16, 2014

馬來妹子的世界觀

豬哥的新女神:Lisa Surihani

巫统法律顾问哈法里占以旺姐有時候經期來潮(天呀,我還以為旺姐已經過了n年的更年期!),不能陪伴蘇丹出席宗教活動為由,否決她當州務大臣的資格民聯議員和一眾民粉選擇性過濾言論,扭曲成 巫統歧視女性的小學雞式叫囂,各自抽水。

每個回教徒一生中必須做的事情包括每日5次的祈禱和齋戒月時的齋戒。但如果女生月事來潮,就不必要齋戒,可是要在日後補回。所以你若在齋戒月時看到馬來妹子在吃東西,那很大可能她當天大姨媽來,不要大驚小怪。同樣的,月事中的女性也不能祈禱。原因好像是他們認為女生的經血是污穢的東西,不能碰到神聖的宗教場所(祈禱室、回教堂、《可蘭經》等)。故巫統律師就是以這個論述來攻擊旺姐,當了大臣不能陪蘇丹出席宗教活動。
這種說法有沒有歧視女性就見仁見智。畢竟這是人家的宗教,我們不方便講什麼。否則免費豬頭送到府上,就不是很好玩了。

Saturday, July 12, 2014

以巴課題打開的機會之窗

 我的敘利亞同事,來馬來西亞認識我之前應該沒有接觸到任何華人文化。但每次我們公司有一些文化上的動作(如新年吃下柑、撈下生),經過我解釋這麼這樣做的無聊原因,加上只要和他的宗教信仰沒有衝突後,他都會和樂意配合我們一起玩,甚至像個傻逼那樣用筷子吃面。
我想說的是,就算一個完全不懂你文化的異族人,但只要他的價值觀建立在互相尊重他人之上,他也會很樂意配合、尊重你保留文化的行為。一個馬來人不需要念過華小,才能知道華人維護自己文化教育的決心。那些認為要跨出去,讓馬來人了解我們,才能導致種族和解的理論,其實也是一種國陣式『各大種族排排坐,大家樂開懷,笑哈哈,拍照製成海報騙老外來這裡旅行』的思維。但沒辦法,臭罌出臭草,畢竟在朝在野甚至是民間的腦袋,都是在國陣教育體系下製造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