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4, 2013

菩薩低眉,金剛怒目




            有些說法說這一代的人,比起上一代還要來的笨。而造成這個趨勢的主要原因是,這一代的人生活在一個高科技高消費的年代。一切的資訊只求簡潔,不需要深度的思考,簡單入腦就好。而流行消費的時代,一切都被包裝(改裝?)到簡單使用,務必讓人人都能參與。比如全球暖化,不需要思考全球的能源問題、大國政治的資源爭奪、資本主義對環境的掠奪等問題;反而每個人只需“熄燈1小時”,就能“解救”地球,為地球出一份力。

            不管是日常生活中的課題,還是選政治領導人上,一切從簡。所以近年來的政客,好像不再提出什麼宏觀的政治見解,它們只需要在電視/電腦上做幾個秀,抱下小朋友、街頭吃下漢堡,再講一兩句空洞但簡單的口號,就可以當選了。

            不知道是當權者的陰謀還是人類集體腦殘,我們往往喜歡把某些歷史人物臉譜化,然後就想當然爾地認為他們就是『XXX價值觀』的化身。比如甘地、曼德拉這些人物,普通人也許不能說出他們生平的政治立場,但依然可以簡單消化這些人物為,“以和平抗爭來達到政治目的的偉人”。這種懂一點不懂一點的世界觀,導致當代出現很多傻逼以為依樣畫葫蘆,把“偉人”的方法照本宣科搬過來,一天到晚講愛愛愛,任何事情就會理所當然的成功。

            殊不知如曼德拉之流者,當初為了反抗白人的種族隔離政策,是曾經採取實實在在的武裝鬥爭為手段。甚至到他身陷囹圄時,當局以他放棄武裝鬥爭為條件來交換他的自由,都被他拒絕了。最近也在網上看到一些說法,論證甘地的和平抗爭包裹著的,其實是建基於族群和宗教動員充滿排他性(即排伊斯蘭)的Hindu nationalism,而甘地對獨立過程中印度教徒和回教徒的廝殺,甚至是樂見其成。

            當然我也不是要鼓吹什麼暴力仇恨,只是大家一窩蜂講愛時,也要注意一下你講愛的對象。如果你問我,愛是不是大完?我認同在很大的程度上,愛是大晒的。但某些極端的情況,也要採取非常手段。就如慈悲為懷的菩薩,面對任何大惡大奸的人,依然菩薩低眉,試圖感化對方。但如果真的遇上一些死不悔改的仆街冚家產,也必要金剛怒目,降掉惡鬼。

            我舉一個老KK們可能看不懂的例子。在畫得越來越坑爹的漫畫《火影忍者》裡,不管是鳴人、長門還是斑,最終的目的都是要追求和平。唯一的不同,只是達到目的的手段。我們當然知道,鳴人那種“愛、包容”等價值觀,最後一定能成功,並讓忍者世界達到天下大治的和平。但如果你認為,鳴人的『愛』就能化解所有仇恨,那你就白看了。鳴人雖然主要hard sell的是愛、信任那種心靈雞湯價值觀,但他也有非常強大的硬實力(九尾+可能其他尾獸的力量)作為其後盾,要是哪條水敬酒不喝想喝罰酒,那就搓一個螺旋丸子丟過去。          
        連不切實際的漫畫都寫得這麼明,如果你沒有讓對手蛋疼的力量,任何折衷的方案,人家都不會鳥你。
            一個我很常對人家說的故事時,老鼠打不贏獅子。獅子也知道,自己可以殺掉老鼠。但獅子不敢做掉老鼠,因為他知道,做掉老鼠要付出不小的代價(可能老鼠至少可以弄瞎獅子的眼睛),所以投鼠忌器,不敢動手。路霸欺負你,很大程度上並不是認為自己一定能打贏你,而是看死你怕事好欺負不敢反抗。

            要做任何的政治訴求,不能一來就放低姿態,笑臉賠盡,冷屁股貼夠,只乞求人家的憐憫,分一口飯給自己吃。不成的話,就回去反省自己是否笑臉不夠開朗,屁股是否沒有暖夠,然後再天真地認為只要再付出更多的愛,最後就能成功云云。訴求的手段應該是告訴對方,你選擇我的折衷方法,大家都是win-win有好處,保證不會虧待你。但如果你不配合,我雖然勢力上處於劣勢,但也會讓你不得安日,大家都是lost-lost

            就好像萬惡美帝的總統蓋印上的那一隻老鷹那樣,一手握著橄欖枝,一手握著長箭。你要和我做朋友,我送你橄欖枝,大家開心;但如果你要暗算我,我另外一隻手裡的箭,隨時奉陪。要和要打,你自己選。此等智慧,第三世界的落後愚民,在不停地追求政治上自我感覺美好的集體腦殘年代裡,就不知道等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懂了。


鏈接

3 comments :

  1. Replies
    1. 剛柔並濟才是智慧呀。。。

      Delete
  2. 你的文章我看不到10%的年轻人看得懂
    不过写得真的太好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