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6, 2013

所謂的效率

    

     那天我寫的《理想外包》裡有網友留言,說他/她較傾向於強勢的領導人。他/她認為一個國家的輝煌時代,都是由相對獨裁的領導人造成的。中國之所以可以在短時間內“崛起“,沒有民主制度裡那些婆婆媽媽的反對黨制衡,是關鍵因素之一。
     發現有些國人還蠻嚮往中國的那些“效率”,對國內追求民主運動的人士嗤之以鼻。他們也許會告訴你:“中國民主嗎?有投票嗎?有兩線製嗎?但人家還不是變成世界強國,世界上數一數二的經濟體?!”

     我不知道國家進入黃金時期和強勢的領導人是否有關係。我嚮往民主制度只是希望我們有個制度,可以讓我們以最小的代價把混蛋的領導人拉下台而已。就此而已。
     對於中國的“強大”、中國的“效率”,是犧牲了中國境內許多老百姓的福祉來完成的。大量開發環境,透支老百姓未來的生活質量,來換來所謂的經濟成長,我真的不稀罕。而且還強烈的排斥。你只是看到中國又世界第一、又世界最快、最大、最豪華,但卻沒看到嚴重被破壞的環境。

     黨的一聲下令,因為不需要考慮老百姓的感想,才會有“效率”。一個效率,可以讓200萬的墳墓一夜之間被填平;又再一個效率,墳墓一夜之間再復原。大量開發的土地、大量新建老百姓買不起也不需要的高樓大廈、大量新建的高速公里和新蓋的城市,推高了GDP,外國人就是只看到這些“經濟成長”而羨慕。就是這樣建構在泡沫上的“崛起”,

     有個理論是說,民主的國家不會發生飢荒。這不是說某個國家有的投票,就不會發生飢荒。因為除了天災等某些極端原因,很多時候人禍對災難造成的影響更大。在民主國家,領導人要對人民負責(那怕為了騙選票的假假負責),不能為所欲為下,人禍的機率會減少。加上媒體的自由(媒體自由也是民主國家的定義之一,一些山藩國家領導人或愚民,以為有得投票就是民主了),第四權的監督,完善的社會網,國家進入危機時的應對機制(如向外國求助,而不是基於某領導人因面子問題不對外求助,導致老百姓在國家發生災難時浪費了許多時間而死更多人),都能讓悲劇減到最低傷害。

     前陣子中國的河上死豬事件,聽說因為有關單位因為某些政治因素,而不上報死豬的消息。就是因為災情發生時,官員考慮事件對自己仕途的影響(這個所有制度裡的官員也會這樣想)而作出反應。但影響官員政治前途的不是老百姓,而是上面的領導。所以處理事情起來也就要先考慮背後的複雜人事鬥爭,老百姓的健康再怎樣被傷害、人民再怎樣不滿,也不會影響自己的前途。所以在這樣的“效率”國家下,往往可能只是死豬的問題,因為不民主的關係導致問題變得更嚴重,最後死豬事件可能會變成大規模的病毒感染事件。別忘了不自由的媒體也不會報導災情。

     另外前面提到的“用最小的代價弄掉混蛋領導”是民主制度少的可憐的好處之一。我個人認為民主制度的最精髓的地方不是“選賢與能”,也不是“把混蛋給弄掉”,而是讓輸掉的一方有機會再捲土重來。我輸掉選舉,我不會發爛渣,因為我知道下一屆我還可以再來。但非民主國家不是醬的,你輸了權鬥,不單止沒有下次再來的機會,分分鐘還可能因為對手擔心你再來,而對你做毀滅性的打壓。輕著丟官下野,重着可能家破人亡。

     在這樣的背景下,每個官員的權鬥,都是關乎性命的惡鬥,因為輸了就可能是死掉。這樣的國家,政治惡鬥反而導致國家不穩定,老百姓更遭殃。最冤枉的,那些嚮往“效率”的老百姓,連參與的機會都沒有。


相關鏈接:

10 comments :

  1. 中国悲歌唱不完。。亚伯

    ReplyDelete
    Replies
    1. 都不知道是不是DNA的問題。。。

      Delete
  2. 【我個人認為民主制度的最精髓的地方不是“選賢與能”,也不是“把混蛋給弄掉”,而是讓輸掉的一方有機會再捲土重來。我輸掉選舉,我不會發爛渣,因為我知道“下一屆”我還可以再來。】

    “下一屆”?那简直是浪费时间!
    何不来搞个大示威跟着又来个‘骚动大法’强力上位不就可以吗!?

    ReplyDelete
    Replies
    1. 轉來轉去你好,歡迎光臨/

      強力拉上去,被拉下來的一方會不爽,
      過後也會拉回你下來。
      你來我往,不知道到幾時才會好。

      Delete
  3. 每时每刻都担心吃喝的东西有没有毒, 上街会被会被抢被杀, 这算是强大? 哈哈哈哈?

    ReplyDelete
    Replies
    1. 強大了,現在吃的東西可能有毒,以前連吃都沒得吃,還不是強大?

      Delete
  4. 向往“强国”逻辑的又何止是我国独有,小新也是典范之一。他们‘伟大’的领导还教育出一群--很乐意把自己权力双手奉上,还赞扬领导有才的顺民,让人叹为观止~~

    ReplyDelete
    Replies
    1. 再一次,不知道是不是華人的DNA問題。

      Delete
  5. 對於中國的“強大”、中國的“效率”,是犧牲了中國境內許多老百姓的福祉來完成的。大量開發環境,透支老百姓未來的生活質量,來換來所謂的經濟成長,我真的不稀罕。

    ----改革開放之初,你可以這麼說。當時中國的環保意識落後,加上極度貧窮,為了脫困,有些地方政府的確會破壞了環境。當現在早已不是這樣了,許多投資因為沒有符合環保條例而取消。中國政府在環保政策已經很嚴格的了,你何不跟進?你整個頭腦陷在過去僵化的思維而沒有改變,忘了思考中國在治沙、退農還林、植林的大成績?


    一個效率,可以讓200萬的墳墓一夜之間被填平;又再一個效率,墳墓一夜之間再復原。

    ----“一夜之間被填平”,你用的是誇張修辭格,卻不符合事實。中國早在多年前已經實行火葬,許多土葬墓都是亂葬崗!為了驗證你沒有胡說八道,請你舉例證明200萬的真實性!我完全不相信你所說的,如果你舉不出實例,那你就是撒謊!

    大量開發的土地、大量新建老百姓買不起也不需要的高樓大廈、大量新建的高速公里和新蓋的城市,推高了GDP,外國人就是只看到這些“經濟成長”而羨慕。就是這樣建構在泡沫上的“崛起”

    ----中國樓價高是事實,但只限於沿海大城市。偏向內陸的樓價,沒有這麼高。至於像北京、上海、廣州等地,偏於郊外也是可以負擔的。你認為大馬的老百姓負擔得起吉隆坡或檳城的樓價嗎?你認為台灣的老百姓負擔起台北的樓價嗎?只看表面,沒有深入思考,所得的就是半吊子結論,像你的就是。至於中國的GDP的不斷提高,真的就是建築工程製造的假象嗎?你也未免太淺了!

    在民主國家,領導人要對人民負責(那怕為了騙選票的假假負 責),不能為所欲為下,人禍的機率會減少。加上媒體的自由(媒體自由也是民主國家的定義之一,一些山藩國家領導人或愚民,以為有得投票就是民主了),第四 權的監督,完善的社會網,國家進入危機時的應對機制(如向外國求助,而不是基於某領導人因面子問題不對外求助,導致老百姓在國家發生災難時浪費了許多時間 而死更多人),都能讓悲劇減到最低傷害。

    ----中共當年建國時,本來就是宣示人民主政的。他們創建了另一套政制,另闢蹊徑。起初中國的治理是非常好的,只是後來大躍進和文革給了中國極大的傷害。改革開放之後,中國“摸著石頭過河”並非只限於經濟,也包括政治和社會管理。現在我們所看到的,就是中國在教育和醫藥衛生方面的大崛起。中國那麼大,問題是千年積累下來的,要他們在短短的三數十年內解決,未免太過!至於民主,能不能解決許多實際的問題?陳水扁下台後又上台,這類政制好在哪裡?政制的最大目標就是改善人民的生活,這點中共做到了,而台灣和馬來西亞沒有做到,而台灣和馬來西亞都是民主的政制,但好在哪裡?再看泰國、菲律賓、印尼、非洲等國家的民主,你羨慕吧?你告訴我,除了能在每5年一次投票外,其他時候人民能展示力量?泰國的反對派可以示威,那英拉如果也出動她的支持者出來抗示威,算不算民主?發生動亂了,“民主”能解決實際的問題嗎?

    但影響官員政治前途的不是老百姓,而是上面的領導。所以處理事情起來也就要先考慮背後的複雜人事鬥爭,老百姓的健康再怎樣被傷害、人民再怎樣不滿,也不會影響自己的前途。

    ----死豬事件,你提供的是大紀元的情報,而大紀元是出了名製造假新聞來污衊中國的大本營!這是得到美國資助的漢奸組織。你卻拿了鑞槍頭當成寶貝!真實的情況是,許多豬農因為不肯花錢土埋死豬,於是就把豬隻丟進河裡一了百了,這證明了大陸還有許多人民思維還非常落後,這證明民主還不適用於大陸。你看看馬來西亞,許多馬來人還非常極端,他們人多,絲毫不畏懼人少的非土著,則民主有個屁用!我可以隨時收看大紀元的電視節目,前兩天我還看到他們報導稱廈門有個女警官作威作福,結果被示威群眾扒了衣服,裸體示眾,連照片都擺出來了!但這卻是假的,移花接木是他們最擅長的!我給你個免費“貼士”:前幾年他們還宣稱大陸政府摘取活人器官哩,甚至還有受害者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出來哭訴,你何不拿來證明中國的暴政?


    但非民主國家不是醬的,你輸了權鬥,不單止沒有下次再來的機會,分分鐘還可能因為對手擔心你再來,而對你做毀滅性的打壓。輕著丟官下野,重着可能家破人亡。

    ----在大躍進和文革時代你可以這麼說,但改革開放之後,請你證明有這些事出現?趙紫陽下台,因為他無法控制示威群眾佔據天安門廣場超過一個月以致影響政府的操作,但他沒有被鬥臭。跟隨他的溫家寶,反而後來成了總理,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