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4, 2014

大中華膠式思維病毒

當初看鐘祖康的書時,他就批評中國的經濟『奇蹟』,是擠壓大部分中國人的血汗換來的。中國利用這些便宜的貨品,衝擊全球的經濟市場。最後利用其經濟力量,逼某些國家屈服。如像某國買大量的產品,然後威脅他們要他們不接見中國的對頭(如達賴)或不承認台灣為邦交國等。
            當然,中共的以經統一並不是唯一的辦法,畢竟單靠經濟並不能保證成功。一些民族的想像,更是不能缺少的。

            我說過,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主張,你可以支持兩岸和平統一,我也可以支持人家台灣獨立。當然,獨立於否,完全取決於台灣人民的決定。奈何許多人中了中國式的思維病毒太深,認為統一才是唯一『正確』之路,其他的主張,都是邪惡的。

            不知道是看太多秦始皇還是玩太多《三國演義》,那些傻逼就認為唯有統一,才是對的。但《三》的開頭不是說了,天下之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嗎?因此可見,熏陶太多中國文化而沒有外語的調節,會腦殘的。但你又不能以為只是販夫走卒的思維單純,有很多『社會進步人士』,腦筋也是壞的。你看中國那些“民運分子”,他們敢對政府嗆聲,敢批評共產黨的所有惡行,但如果你問他們台灣等課題,他們就立刻共產黨上身,說國土不能分裂。許多因當年64逃離海外的“學運分子”,利用自己當年遭打壓的光環,在其他國家享受待遇。但自己吃過中共的苦頭不用緊,還希望人家其他國家也和自己的性幻想一樣,早日回歸民主中國。這些廢物,開始時受到自由社會的歡迎,但當大家看清楚他們的本質後,遺棄他們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無論如何,你也可以看到,這種大一統的病毒在中國式的知識分子裡多麼的根深蒂固。

21世紀,全球化的交流,一些進步國家的思想,讓一些落後國家裡的『知識分子』趨之若鶩,並紛紛拾人家的垂沫以顯示自己的『獨立思考』。當中,又以反西方霸權為主流。每當有人批評一些非西方文化時(可以是批評中國豬排隊插位、可以是批評本地馬來人懶散),這些好像看破紅塵的人會說:
『如果服貿的對象是美國/英國而不是中國,民眾還會這麼反應激烈嗎?』
『如果懶散的是西方人,你還會說他們懶惰嗎?』
            這些腦殘以為這樣問,就可以玩一種反歧視的遊戲,讓敵人陷入雙重標準的矛盾,最後打擊人家抗爭的合理性。居然要這麼問,我就回答:
當然不會啦,如果是美帝,無任歡迎啦。為什麼?優等種族和劣等種族呀。為何當初就像當英國佬管制香港時,香港民眾並不是很激烈地要求普選;為什麼現在反而那麼在乎?優等政權和劣等政權呀。就是信不過你們中共,才要普選保護自己。

有些人為了顯示自己的『中立客觀』,每個問題出來時(如台灣的服貿),扮單純地問:“為何不去詳細了解裡面的內容,可能對我們有益,那時才來支持或反對呢?”當然,反對的人很早就提出反對的,這些『中立客觀』的人看不到而已。
好,就算不知道,靠常識也能分辨吧?你第一天來地球嗎?第一天了解中共的本質嗎?就好像如果拿雞明天推出一個基金,我看都不看,就知道他是A錢的。

            我不客觀嗎?我不中立嗎?我看都沒看內容,就批評雞哥,是不是對他們有欠公平?就是有這種傻逼,邪惡的政權才有機會完爆我們。之前在網絡上看過一位作家對毛澤東的評價,說毛主席他老人家在世時可以玩轉全中國,因為他什麼主義都不信,所有那些用腦、理性的反而被他玩得團團轉。

            和暴政講理性,講道理,是21世紀蠢人的另外一種表現。
            說到這裡,很多人不同意了,他們會說,如果我們也這樣野蠻,那和我們反對的人還不一樣?在愚民當道,悲情代替獨立思考的年代,這樣的心靈雞湯看起來很有道理。但問題是你現在面對的是禽獸,你認為和禽獸講道理會有效嗎?菩薩低眉,但也有金剛怒目之時。最近看了《300》第二集,如果雅典人當初面對殘暴的波斯人侵犯時,希臘將領說:“如果我們也用武器反擊,和那些野蠻波斯人有何分別?我們應該合理非非,用希臘哲學感化他們”,結果會如何?
            有時候,和禽獸搏鬥,不單止要和他們一樣,甚至要比他們還禽獸。面對豺狼的攻擊,你不單止要夠兇猛,還要火力更強,用火槍把它們給斃了。用槍是否比豺狼暴力,這些哲學問題,日後才討論。當然,要先活下來,才能繼續討論。

今天在網上看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類似是『英國佬做的壞事,就是他們撤離殖民地時,做到好像他們和當地人的和平配合那樣』。就像當年英國必須放棄印度和馬來西亞,但做到好像和甘地或和巫統馬華那種廢物和平談判分手那樣,保存了大英帝國撤退的顏面。這種權謀,讓日後許多天真浪漫的豬頭知識分子,以為靠和平非暴力,就能感化暴政。更遑論比起英國人,許多暴政根本不是人。(把聖雄甘地和巫統馬華這些廢物放在同一句子,真的是罪過罪過)

好像又離體了,說回大中華膠吧。
大中華膠喜歡和看破世情的左膠用同一個例子來解讀問題——外國勢力的操控。你說香港人反自由行,他說美帝背後策劃。你說西藏要獨立,他說是外國勢力煽動。你說台灣學生反服貿,他們一副鄙視的表情告訴你,一切都是小黑圍堵中國的佈局,學生被利用了。所以在大中華膠的想法下,只要有美帝等西方勢力,就是要鎮壓。64天安門,聽講是CIA和平推翻中共的陰謀,那學生就活該被殺。我不知道安華在西方受到很大的歡迎,是否會成為這些本地華人豬有天合理化雞哥爆我們頭的理由。
中國式思維的毒素,讓這個世界更加不穩定。 很多受了大一統思維的人會告訴你,這世界不可能和平的,因為有太多的語言、太多的宗教、太多的思想等。
這些醬缸裡蛀蟲認為,唯有像秦始皇那樣全部統一,世界才能和平和『穩定』。但世界之所以不和平,並不是我們有多姿多彩的人文文化;而是某些人,想把自己的文化、意志力,強加在人家之上,這才是衝突的源頭。你拜孔子還是馬克思,人家拜活佛還是阿拉都不會有問題;但你強把你那一套,加在人家身上,堅持統一才是穩定時,衝突就發生了。

馬國一些華人,因為在朝的華基政黨不給力,巫統又非我族類;無法說服自己愛馬來人,期望中國強大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就變成了他們的集體政治想像。故你會遇到很多比我在中國軍事論壇看到更極端的本地人,更相信美帝圍堵中國陰謀論的大馬華人。在世界性排華越來越成為趨勢的當兒,認真思考本地華人的定位(如中國為了“解放”南沙群島攻打大馬,大中華情意結人士怎麼辦?),幾乎是一個好像越來越重要的問題。

3 comments :

  1. 把你文章里的“中国”改成“西洋”,就变成了另一种病毒,和你说的病毒其实一样,只是主角换人。中国有大一统病毒,日本亦有共荣病毒,美国崛起太晚,只好把统治世界改成成为世界警察。
    对罗马来说,波斯是残暴的,对波斯来说,罗马也是残暴的。这不是我和稀泥,而是在不同的立场和角度,就完全不一样。
    直接说支持哪一方就行,长篇大论都只是唯心而已。

    ReplyDelete
  2. 親共?看看印尼
    共匪攪亂後便說不干預別人的內政

    再看看印度現時的共慘叛亂份子
    殺一堆不支持牠們的普通公民..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