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4, 2014

不要擼醬多


          每次當我們批評馬來人根本沒有把我們當成自己人時,一個很受大愛膠歡迎的反駁是:如果馬來人這麼討厭我們華人,那就全部跑去當土權的支持者了,土權還這麼可憐,小貓兩三隻?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但其實也是一種自我安慰的想法而已。就好像我從來不掩飾我對沙巴境內非法移民的不滿,但如果現在沙巴出了一個極端的組織,說主要目的是暴力驅趕這些*非法移民,我也不會支持的。

          我不支持,是否表示我們很愛這些非法移民?不是的,我很討厭他們,認為他們的存在會威脅本土人的利益與安全。但我不會去支持這麼極端的組織,一來不好看,但更重要的是我相信政府的政策,足於維護沙巴人的利益。(當然。現在不大相信了)不管是巫統的霸權,還是替代執政黨裡公正黨和回教黨,都能維護現有的國家制度(種族特權綁宗教特權),所以不必去支持土權那班猴子。

          一些秉持着“討厭巫統,但愛馬來人”戰略的人,認為,只要讓全部馬來人知道巫統的仆街,告訴馬來人:“你看,巫統假特權之名,蠶食國家的利益,你是馬來人,你有分到好處嗎?”,全部馬來人就會拒絕巫統。可是這句話的潛台詞是,巫統沒有用特權來幫助馬來人,但民聯會民聯會利用特權來幫助馬來人民聯不會用特權來蠶食國家的財富,民聯會這樣那樣。

          台灣的歷史學家黃仁宇先生在其神作《中國大歷史》裡,提出了macro history的概念。他選擇以宏觀的角度來看待歷史問題,而不是微觀的個人因素。宋朝的變法失敗,他認為並不是黃安石和蘇東波這對基友代表的利益不合,而是背後整個北宋的金融體系不完善,所以就算歷史上黃蘇是對好基友,變法也不會成功。不知道在100年後,如果人類的文明沒有滅絕,研究南洋馬國的歷史學家,是否會提出這個國家之所以會滅亡,不是雞哥的問題、不是菊花華的無力,而是整個特權的宏觀面,拖死了整個國家?

          90年代初,華哥身為老馬的副手,前途無量;那時的老馬反而獨斷獨行,惹人討厭。馬來社會不爽老馬,把期望予安華,希望他上位後可以為國家帶來新氣象。所以他們認為只需要忍多這條mamak幾年,過後他退位,華叔(那時還是華仔)接棒,他們就守的雲開見八月十五了。天知道那條mamak居然玩契生豬肉,硬指華哥是屎忽鬼,然後把他丟進牢裡。

          馬來社會忍了多年,沒有迎來月亮,換來的反而是被爆的菊花,怒火一發不可收拾,就變成了讓很多人到今天都在意淫的烈火莫熄運動。烈火莫熄,是印尼文Reformasi的直譯,意思應該是改革。你認為這班公正黨的支持者,所認為的改革,是衝擊巫統一直以來賴以為生的特權制度,還是換菊花佬上台當首相的改革?當然,同樣的,你可以用回我上面給的土權例子意淫,說:『如果馬來人都支持巫統的特權,巫統早就概括了全部馬來人票數啦,公正黨怎麼還有這麼多馬來人支持者?』你要擼,難道我阻止你咩?


          愚民社會,看到馬來人也上街反政府時很容易感動,認為他們終於“覺醒”了。但問題是,人家走出來,也有他們的議程呀。上他街可能是為了讓菊花華上位,可能是為了實施回教法,不需要把每個馬來人上街的行為,自我感動上綱到馬鏟覺醒了的地步。就像馬來人為李宗偉打林丹而搖旗吶喊時,你可以因為他支持華人而G點淺感動,但被眼淚模糊的雙眼,卻看不到他們激情支持的背後,其實可能只想明天放假不需要上班?




*沙巴的非法移民是個很複雜的問題,並不是幾句話討厭還是喜歡就可以討論完。


2 comments :

  1. Replies
    1. 只是很多人選擇看不到,還誤導其他人。。。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