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8, 2017

年輕人的出路,弒父

吾面書友討論現在的年輕人起薪低,許多人都說年輕人好高騖遠,剛出社會要享受,旅行、星巴克什麼的,錢當然不夠用。
這其實很不公平的。
拿幾個誇張高花費的年輕人出來鞭,然後蓋過起薪低的事實,就好比國陣拿郭鶴年、陳志遠出來,說華人沒有被虧待那樣。

許多人說自己以前幾慘幾慘,一開始1500塊依然苦哈哈過到日子。
這個可以分兩個方面來看,一個是所得支配。
比如以前100塊買到的東西,和今天100塊買到的東西是完全不同的。
以前一包經濟麵一塊錢,現在最少兩塊錢,回到上面的薪水,肯定沒有起2倍。
我的建築師大叔朋友告訴我,現在的大學生的起薪和他20年前大學畢業時差不多一樣,
所以哪怕今天有個年輕人重複你當初一模一樣刻苦耐勞的生活,他/她都可能活不下去。
不要告訴我,你以前沒有網絡可以活下去,現在你怎麼省錢都要多付wifi 、data費等,這時代多了許多以前不需要的必需品。

另外一個是合理性。
馬來西亞的起薪和薪金增長停滯多年是不爭的事實,這個不需要辯論。
然後有許多人說,我自己以前沒有埋怨,自己靠自己努力,依然挺過來啦呀,做莫現在的年輕人不可以?
這就是合理性問題了。
我在不公平的教育豬玀制下成長、就業,假設我未來變成億萬富翁,成功了,不表示豬玀制這個制度合理。
我是自由市場的狂熱極端信徒,我認為每一個人要過得好,就要靠自己的努力打拼,不停地增值自己,但同時不表示我們要忍受不公平的社會制度。
好像我不打算進政府部門當公務員,但我也要幹政府在公務員錄取政策上排斥華人呀!
或許你以前被剝削,但並不表示下一代要繼續被剝削呀!
你要年輕人拿你20年前的薪水,可是你的產品可不可以賣20年前的價錢?吶!凸!
哦,不能對嗎?這時候你突然會說現在不同了,現在通貨膨脹了。
如果什麼都要重複,那我是不是要如我公公捱過日本人統治吃番薯的時期、或者如二戰時期的年輕人那樣,捱過二戰的慘烈,才有資格埋怨?

有玩過百萬富翁的桌面遊戲嗎?我在香港論壇看過這樣一個比喻:
你試下和朋友一起玩大富翁的遊戲,BUT,不過你要在你的朋友玩了30回合後,你才進場。
那個時候,所有的地皮都被佔據了,你走到哪裡都是人家的地,去到哪裡都要付款,然後你完成了一圈才有2000塊的錢(薪水),不過接下來走到哪裡還是要給錢,唯一不需要給錢的地方是監牢。
然後比你先玩30回合的朋友說,你做莫埋怨呢?我以前也是每個月(回合)2000塊的薪水呀,也是靠30年(回合)的努力,才有今天的成就,你做莫不可以?
你是不是現在才發現你以前玩百萬富翁都白玩了,裡面的大道理你現在才懂?

你如果今天處於高位如主管級的人,老老實實說,你敢辭職去其他公司重新來過嗎?
你確定你可以和年輕人,在新的時代一起來幹過,然後還可以同樣爬到今天的位置?
還是你打算守著現在的位置不放(對,我知道你以前是努力爬上來的),繼續管理後晉者,直到退休?

香港許多年輕人覺得買不起屋子,或者就算買了需要花2代人甚至3代才能供完,一生都是為地產商或銀行打工。
所以最後索性放棄,魚死網破,不存錢了,有錢的話就活在當下,吃喝玩樂旅行最快樂。
結果許多長輩倒果為因,覺得年輕人亂花錢,然後又說生活費貴。
不過,年輕人亂花費你屌,可是年輕人如果像20年前那樣什麼都不花費,你們又靠北說經濟不好,市場蕭條,零售減少,又哭哭了。

我不是怪誰,這不能說誰對誰錯,這是每一個時代都有的世代問題,老一代和年輕的一代是無法互相理解的。
深層次地說,西方自宙斯和哥哥黑帝斯、波士頓推翻爸爸克洛斯後,就一直重複者弒父的故事。
可惜東方社會,都是老人吃子的社會,魯迅以前說的吃人,就是這樣。
年輕人要上位,就必須要殺父,好像上面提到的百萬富翁那樣,你唯一能贏的,就是amuk翻台,重新來過,否則永遠沒有機會贏。
不敢amuk?那就認命呀,這也是火箭說的,政治現實。嘻嘻。
不過老老實實,8、90後要翻台,談何容易?全世界,只有一個80後年輕人的代表可以翻台,那就是朝鮮的金將軍。
有時候,來場戰爭重新洗牌,也未嘗不是好事。
我不是開玩笑的。

我在以前說過,我個人反對設定最低薪金制,不過現階段,在野黨提出的1500最低薪金,我覺得是必須。
這階段,馬來西亞底層勞工的薪水是underpay的。

最後說回大馬起薪和薪金增長停滯多年的問題,這個原因除了死全家的雇主剝削,咸家產的政府勞工政策,
另外最重要的是馬來西亞的經濟結構問題。
大馬經濟90年代起飛,靠得是外資進來,我們有廉價、聽話(不會罷工)、耐操的馬來妹紙當工廠妹,任外國勢力操,靠勞力密集產業實現經濟成長。
但多年過去,我們無法升級產業,依然是靠低價勞工吸引外資,所以整個國家沒有高科技高技術的產業,薪水無法提高。
一來廉價外勞壓低本地人薪水,二來你的工作低技術,你再努力都無法提高薪水的。
你在麥當勞買burger、在工廠組裝產品,我是不可能給你超過1500馬幣的薪水的,更何況我可以用機器人或自動販賣機取代你。

要高薪水,就要有大量的體面的工作職位。
要製造體面的工作職位,就需要有強大的巨人公司和其他中小型公司在下流support。
假設馬來西亞可以生產鋼鐵人,那麼生產鋼鐵人我們需要一大堆機械工程系、設計師、程序工程師、熱能專家、電腦專家等,
而且提供零件給鋼鐵人公司的其他中小型,又可以製造鋼鐵專家、打鐵專家、零件專家的高新職位。
而且鋼鐵人除了可以製造成兵器,也可以開發在醫療,讓斷了手的人可以多了一個手,又可以帶動整條醫療產業和其他下流產業的高薪高技術的發展。
這樣就有許多高價值(鋼鐵人賣很貴)的企業,也可以製造許多高薪水的職位,這樣就可以一次過拉高國民收入和發展國家經濟。
發達國家就是這樣。

為什麼我們不可以?
豬玀呀。
不要告訴我什麼德國墨姨萊茵河模式,什麼北歐模式,要學北歐,就學全部,廢除豬玀,釋放競爭力。

可是你們喜歡說,現階段的政治現實,我們還不能廢除馬鏟的特權。
okay, fine,你不要廢除,就繼續面對這種起薪低、增幅慢的日子,繼續扮迷茫、繼續裝苦悶,這也是政治現實的一部分。
直到鏟爆來臨。
我說的這些,朝野政黨有人和你談嗎?
沒有對嗎?你認為有人會在乎你的未來?嘻嘻。

1 comment :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比特币正在改变资金的存储、使用和接收方式,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开源的支付网络,它正在推动金融和商业应用的创新。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