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9, 2014

進擊的中產

            面對後505國陣保持水準——繼續爛,和民聯也顯示出自己和國陣唯一的分別就是還沒有執政的政治局面,小市民該何去何從。大選前和收入5位數的上司談到大馬政局,他告訴我,投什麼懶覺票啦,國陣和民聯都一樣的啦~我不是沒有論述反駁他,只是不知道如何說服他們這種高收入階級的人。

            香港前任特首曾蔭權曾經對當下的香港年輕人不滿貧富懸殊作出表態,說過『年輕人幹嘛只會埋怨,為何不想一想,自己為何不能做下一個李嘉誠』。言下之意,埋怨社會政治不公平的,都是些生活上的失敗者。就好像你有看過富豪,埋怨消費稅起價的嗎?你有看過富豪們,上街表態反對惡法的嗎?

            當然,富豪的數量在社會中少之又少,夢想當富豪是很好的理想,但卻有點不切實際,但當個富足的中產階級,還是蠻不錯的選擇。富足的中產,可以靠自己的能力,offset掉政府政策上所有的偏差。
            華小被打壓,老師不夠等問題?傻的咩?靠政府,早就死啦!我早就把孩子送進國際學校了。政府交通管理規劃不好?很多地方沒有公共交通工具?靠政府,早就死啦!我早就買車自己上路了。政府醫療保健不好、消費稅導致物品起價?靠政府,早就死啦。幸好我夠錢看私立醫院,錢多到物價起100%都不會影響到我。
            『對時下不滿者,都是弱者、失敗者』的思維,導致大馬大量中產逃離政治,並以不懂政治為榮。大量的離地中產,打算以自己的能力對抗政府的不公,並因為努力賺夠準備“退場”的錢而無心關心社區,從而變成一個人民而不是公民,導致國家社會民主化的進程中,少了許多專業的力量。
所以你叫我如何說服人家出來投票,並告訴他們民聯雖然他媽的也很爛,但民聯上台了,對大馬的前景,還是有一點正面衝擊的。然後再說,只要國家搞得好,我們就不需要花醬多錢在教育交通醫療保健上了嗎?搞不好被人笑回,只要弱智才會在網上罵政府,你有看過富豪在網絡上和人罵戰的嗎?
但是,飽食思淫欲,從上述中不甘寂寞而想露兩手跑出來玩玩下的中產,也是有的。

之前看唐諾的書說,聽講偵探小說的鼻祖們,都是玩兩手造成的。那時候,每個作家都認為寫偵探小說是一個可以表現自己的機會。寫這種小說的目的,並不是因為自己喜歡該文體,而是想證明給人家看,自己也有能力寫這種結構嚴深的故事。畢竟能寫出一個天衣無縫,然後又成功破案的謀殺故事的人,你不會認為他/她是笨蛋吧?

同樣的,就像我在《進擊的大腦》中寫到,在網絡上大家都是要實現自己想展示給他人看的一面那樣,所謂罵政府搞示威遊行,都是玩虛火的。套句老套的話,就是距離產生美。英明神武的毛主席在世時,除了中國境內的diehard支持者外,境外西方高等國家也有很多毛粉絲。這些人會喜歡老毛,因為距離產生的美。他們並不知道老毛把一個中國搞到雞毛鴨血,並以為他在建立一個完美的東方烏托邦而對他寄予無比的想像。
我們喜歡Che的革命浪漫,但如果這條水在馬來西亞,帶頭進森林和政府打游擊戰,連Bersih和平遊行都堅持不要亂的大馬中產,早就鳥爆他了。怎麼可能還會那麼喜歡他,英雄化他?
但社會需要消費,需要滿足消費者的需求,好像我去餐廳滿足口腔地吃一頓,都可以促銷成“大快朵頤的同時,也能feed the hungers”。瓦德發?!我在暴飲暴食的同時,居然還可以救濟飢荒的難民?就從我的收費中抽出幾%捐出去,就能滿足客戶幫助人的優越感,多好。餐廳老闆賺錢,客戶吃得安心至於全球的糧食食物政治問題,你認為有人有興趣思考嗎?
 就因為為了滿足客戶的退場要求,我們的示威永遠搞在週末日,並像坑爹的旅行團那樣,一天之內可以走完,畢竟明天還要返工,是恆古不變的真理。梁文道寫過,照相的普及,讓吃飯、旅行不在是吃飯旅行,沒有被拍下的食物和景點,就是沒吃過的食物、沒到過的地方。一日遊兼拍照打卡的示威,安排在週末日假日,滿足大家的“革命”情懷,又和工作沒衝突。這就是大馬2014旅遊年的特色。
 佔據社會最大的中產階級如果都這個pattern,恐怕國陣(或國陣化的民聯)醬繼續吃糊呀~畢竟我們現在要煩的,是水價起後,要如何節省用水,或消費稅實施後,要如何減少消費度過難關。

參考文章:N無中產

4 comments :

  1. 5 位数的,是中上阶级。 在下有5 位数的朋友,在番薯仙境国没有,只有出国赚外币兑换回来,才有马币的5 位数。上街的都是4 位数还没到5 位的中产,穷一点的都不能上街。

    ReplyDelete
    Replies
    1. 真正等玩大的上街,恐怕要等大家的身價跌倒0位數了。

      Delete
  2. 慢慢的中产阶级将会消失,将来只有M产阶级。

    ReplyDelete
    Replies
    1. 那時我都不知道怎麼辦好?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