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4, 2014

打破種族藩篱

安順補選,行動黨派出秀色可餐的馬來妹紙出來競選。一些看法指出,火箭派出黛安娜妹紙可謂戰略上的神來之筆。一個妹紙可以迎來老馬牛姐等大咖出來攻擊她,可見火箭這次的天兵空降戰術成功對巫統進行斬首點穴。搞不好,這是民聯的諾曼底登陸,祥哥上神台當艾森豪第二指日可待。

大馬的民主行動黨是新加坡PAP的分支,老李含淚脫離大馬後,火箭才改名變成現在的民主行動黨。火箭走的是社會主義路線,追求各族平等、社會正義、經濟公平的原則,以建立“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的社會。這種主張肯定和巫統的特權風格水火不容,所以掌握國家機關的巫統從沒停過對火箭的抹黑。

火箭要求平等的原則,被妖魔化成反馬來人的意圖。巫統多年的宣傳,在馬來社會裡塑造出一個『要是取得政權,就會廢除特權,馬來人就會水深火熱』的妖怪火箭,導致許多不爽巫統的馬來人,都不敢去投火箭。現在好了,一個看起來專業年輕的馬來妹紙從火箭出來競選,巫統這邊因長年的霸權,導致年輕有理想但沒背景的馬來人都不會去巫統,讓巫統看到失去馬來票的危機。火箭馬來美女搞不好是巫統的阿克琉斯的脚踝。。。
我個人是覺得她不包頭很美,包了頭很醜


記得在505大選前,馬華神話領導人蔡總曾經對民聯嗆聲:『要是火箭可以廢除馬來特權,我CD蔡大選也投民聯!』那時民聯各路輿論槍手反擊蔡總的主要思路是,我們不是要廢除特權,我們只是廢除貪污濫權。我們拒絕巫統特權,我們要人民主權,公平對待各族的政府。當然如果你要認真分析這個論述,會發現有些矛盾的地方,但一來那時近大選,大家都要贏,不想節外生枝;二來我們是鄉愿大國,這種和藹充滿愛大家按贊的言論最有市場,沒有人會去認真分析它。

公司的馬來女同事發現我和其他女同事調情,質問我為何這麼一腳踏多船。豬哥淡定說你們回教不是可以娶4個嗎?我不想浪費掉其他3個固打呀。接著以宗教之名威脅她,難道你反對娶4個的宗教制度嗎?她說,她支持polygamy,只是反對自己的老公這麼做。接著她告訴我,全部馬來妹都是這樣說的,她們支持一夫多妻制度,但反對自己老公這麼做。
女同事的論述,放到大馬政治,就變成一個馬鏟對你說,我反對種族主義,我反對種族政治,但我不反對特權。當中的荒謬,其實很明顯。只是一些人選擇稀泥看不到,繼續意淫打哈哈,這個我就不多寫了。反正看得懂的人會懂,假假不想懂的人也會看不懂。

我不認為我對巫統的恨,會比任何一個大馬人小,希望看巫統倒台,和我想看馬來西亞踢世界杯的心願一樣高,只是不知道哪一個先來。但巫統再壞蛋,都是一個在吃錢的個體,但背後的政治特權意識形態,才是它們吃到理所當然的原因。一個不反對特權的馬鏟,就是不反對他家孩子成績不比他人好但可以因為膚色拿到最好的獎學金,不反對國家內存在兩種稅收制度,不反對用A種族繳的稅建立只讓B種族念的大學的制度,你叫他如何有道德制高點或底氣去反對巫統用特權吃大道project、吃汽車進口准證等其他蛋糕呢?

華人豬很喜歡鄉愿地說出一些馬鏟也會認同的論述,
“我們不要巫統的特權主義,巫統的特權主義只是肥了自己、肥了朋黨、肥了裸屍馬牛姐等廢柴,鄉村的馬來人依然貧窮。shame on u巫統,你們假行特權之策行真貪污之辱,下台吧,不要借特權肥自己了。ABU!!!”
但如果有一天,巫統突然覺悟,行“公平”的特權主張了呢?巫統不再用特權來自肥,而是把特權用在需要的馬來人上。鄉下全部的馬來人,全部得到好處,中間沒有人幹撈,100%拍給窮人,你認為現在和你一起在面書笑螺絲馬的馬鏟會反巫統的特權嗎?又或者這些“公平”,是由公正黨回教黨來做,中間也沒有人幹撈吃project,你會反對嗎?這是你希望自己生活或留給你下一代的國度嗎?

回到蔡總的那個問題,火箭可以廢除特權嗎?火箭可以(或民聯)說,他們反對廢除特權,他們維護馬來人的權利,他們只是不爽巫統,反對巫統自肥的特權而已。這種睿智中立政治術語,可以吸引很多馬來票,華人豬的票看死都不會走了。也許這樣,火箭真的能成功從巫統那裡吸引很多馬來票,巫統真的會倒台,大馬真的能變天,改朝換代了。唯一不變的是,就是我們這些養豬的人民。就好像那個寓言故事裡的主角那樣,兩隻老虎在打架,豬為打贏的老虎叫好,其實,老虎打架是為了決定誰該吃那隻豬。



4 comments :

  1. 我也支持四个老婆制度。

    ReplyDelete
    Replies
    1. 4個她們自己打麻將,沒有人陪你啪啪啪。

      Delete
  2. 老百姓
    红军支持者,伤感的看过……………

    ReplyDelete
    Replies
    1. 利物浦不是輸慣了嗎? :D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