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3, 2015

馬鏟界的衝擊波1.6

                手機門事件讓我們(再一次)看到,我們用來騙鬼佬遊客的“大馬各族間和諧相處啪啪啪啪”口號是多麼得脆弱。我這麼愛你,難道連一部手機也不如? 雖然在事情發展的中後期,已經很明顯偷手機版本是對的,但馬鏟還是吹大雞疊馬,說事情的重點是馬鏟被群毆,是否偷東西賣水機已經不重要了。

                看到那些發自內心嗜血的留言,讓我背後發寒,做莫它們醬恨華人的?就算店主賣水機、就算你不爽群毆,債有頭,冤有主,找當事人群毆或單條就好了,為何怪罪在整個族群身上?看到民聯YB全部在那裡講是巫統佬煽動,我就笑了。帶頭那個是誰有什麼重要呢?跟班那些心理想什麼才恐怖呀!我實在佩服馬鏟們,這麼多年了,居然還有勇氣以受害者自居,然後來個疊馬call友壯膽一起上街。

                如果說先帝李光耀的小新是馬鏟心理永遠的恨(類似中國憤青要“解放”台灣的那種情意結),那麼武吉免登的“淪陷”,也是馬鏟們心中永遠的痛。武吉免登,我剛來KL時朋友告訴我這裡是吉隆坡最旺的一帶,人潮最多,人氣最旺的地方,就是這裡。身為首都的最旺的商業中心,武吉免登卻是“華人的地盤”。不管是歷來的投票成績,還是華人豬商家在此地的插旗,都讓馬鏟灰常不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子腳下最旺的商業中心,居然沒有這個國家主人的特色與標記,這對它們的心理有很大的衝擊。
                加上官商***,黑白兩道啪啪啪啪,武吉免登變成一個聲色犬馬鬼佬鬼婆狂歡的煙花之地。這裡骨場林立,造就了豬哥在骨場界的薄悻名。之前還有馬鏟投訴,它到了10號胡同找不到一樣清真的食物,它覺得自己在自己的國家裡感覺像外來者,要吃都很難。喝酒、越南妹紙、阿瓜、骨場、西方價值觀、紙醉金迷,一切回撚不喜歡的東西,在這裡都有;而這裡又是國家對外最重要的形象,這樣會給外人大馬是個骨場喝酒的地方,所以你知道保守馬來社會對此的不滿有幾大嗎?之前首相署部長管聯邦的冬菇安南說,要搞一個新的武吉免登,然後以馬來人文化為主來和這個武吉免登對抗。這也是為何這次馬鏟在打人時,不停強調這裡是馬來人的土地的原因。
            如果硬要打飛機說這次的武鬥沒有種族主義,那麼深層次的原因就是馬鏟要在自己的主場從新獲得詮釋權,掌握對外形象代表的一次大反擊。在城市以地標/建築物來標榜自己的政治勢力範圍,一直以來都是主流的政治研究。把華人豬逼進一條唐人街,把代表馬來新興階級崛起,帶有馬來/回教風格建築物大量建在城市中心(如雙峰塔等),都是政治權力的詮釋。從來都是。
          這些深層次的原因,不管是主流媒體,還是打著反主流媒體但骨子裡依然維穩的網上方丈流派,是不會,也沒能力告訴你的。你要感謝豬將軍每天晚上爆肝回家還要花時間去軍情刺探,在把軍情寫出來


                馬鏟這次的進擊,據說是忍無可忍,因為華人豬一直以來欺人太甚,民風淳樸的它們才會反擊。我大意把他們的不滿寫出來,各位華人豬自己好好反省,自己平時有沒有做這些懶覺東西,有的話給我撞牆吧~他們認為,華人一直蠶食他們的利益,如在“掌控了經濟”後,在政治上以火箭為首,不停忽悠單純的回教黨,暗地裡蠶食馬來人的利益。華人豬越來越大膽,敢敢質問馬來人的地位。平時又以言論自由等,批評馬來人的宗教習俗,如什麼祈禱聲很大聲,丟豬頭去回教堂,去政府部門明明已經有鳥dress code,還要他媽的穿短裙。人家好心給sarong你遮體,又說人家回教化你。然後馬來人在華人為主的中小型企業裡就職,要么就受到歧視不被錄取,要么就弄埋什麼懶覺條件說要會講中文,就算聘請了還敢敢要求馬來妹紙不能包頭遮體,真的是欺人太甚。馬來人是很budi bahasa的,若非到了活不下去的邊緣,他們才不會莫名其妙發脾氣。
                不要反駁,全部華人豬給我自我反省,打就要企定定,不要阿支阿左。
                另外一個深層次問題是,許多撐“賣假貨”版本的馬來人網友提出了福爾摩斯才看得到的破綻:【如果嫌犯有偷東西,他為何還這麼笨,在逃了後還敢回到現場鬧場呢?】這個論述無懈可擊,警方的解釋到現在都不能讓馬來社會滿意。但你我都知道,這些問題寧可讓他們繼續誤會,都不能回答。難道真的要講,有什麼好奇怪,一直以來你們馬鏟大完的,逆天而行的,做賊那個喊到最大聲,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但不能這樣說,會hurt到人

                不要以為警察的解釋,可以平息馬來民眾的怒火,not at all。他們認為警方是吃錢了,或為了穩定,契嫌犯生豬肉,硬說他是壞人,否則會引起更亂的局面。這也是警察,或者是大馬整個國家機關的問題。平時的公信力不好,在關鍵時刻出來hold不住場面,這肯定會引起更大的後患。這個月的馬殺雞戰役,雞哥勢力利用國家機關打擊老馬,支持國陣的老馬支持者最近都像以前的菊花華支持者一樣,對於國營電台的斷章取義,從早期的憤怒變到後期的自嘲。但馬鏟們不曾想過這是政府壟斷國家機關的壞處,只是覺得自己是受害人,或想盡辦法奪得勢力。所以重點是,馬鏟不信警察的說法。也許你會肚懶,說一時又要報警,現在又不信警察,想怎樣?但這種撚柒事情並不是第一次發生,當年菊花華被法庭被判無罪,就是justice is served,過後聯邦法庭爆他菊花,就變成司法已(又)死,要烈火莫息了,要改革了。輸打贏要的雞拜款,大家都有,現在只是集體贖罪而已,大家慢慢還吧。


                經此手機門,我想大家已經互相看清對方的底牌了,我們這些網絡鍵盤戰士不能做什麼,除了教你進多點幾個賣乾糧公司的股票,也無法做什麼了。對了,馬鏟的神經病,也讓沙巴砂拉越的分離主義分子更加不爽,看來明年的砂拉越公投,將會增添更多變數了。天佑白毛,希望他活久一點。

馬鏟界的衝擊波1.5
鏟界的衝擊波1.7
馬鏟界的衝擊波


4 comments :

  1. 別的不用看, 你只要看看當今大馬的馬來文版, 就一葉知秋。 這是親“民聯”地盤。那些“開明馬來人”很多不知死去哪裡?

    劉蝶如果沒有成立一支有裝備的孟老佬保安隊看門口, 那是短視。 最好加裝無死角cctv照著。

    ReplyDelete
    Replies
    1. 投民聯的馬鏟只是不爽巫統沒有照顧好它們,又不是反特權或擁抱全民價值觀,有這些言論不奇怪。

      Delete
  2.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用 CopyTrader™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