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0, 2015

客亦有道3

                剛才看新聞,馬國政府以人道理由和東盟國家好客的立場,決定和印尼政府收留漂流在海上的7000人羅興亞難民(7000人是對分還是各收7千?),為期1年,過後就把他們送回。一些網友分享資料,其實大馬一直以來已經收留了15萬名難民,並指出處理難民飲食等費用大部分都是聯合國提供;所以再多7000人也沒什麼,反而可以顯示出我們的好客之道,以吸引更多的人來大馬旅遊。至於擔心難民賴死不走變成土著搶奪華人權利,這其實也是杞人憂天,一來馬國都是許多難民逃亡歐美國家的踏腳石,留下的不會很多;二來比起本地馬鏟,逃難來的難民都是更加吃得苦中苦,外勞變成本地回教徒拿特權娶馬來妹紙反客為主是大勢所趨大馬華人豬以其冷血刻毒殘忍地拒絕羅興亞難民登陸,不如想辦法如何勾結孟加拉巴基斯坦等新土著,以便能在後馬鏟時代裡活下去

                本地馬鏟界在偷渡船民剛兵臨城下時,一時反應不過來,幾乎沒有人去理他們的生死,這讓負責刺探軍情的豬將軍摸清了馬鏟們的低。它們平時雖然口口聲聲說全世界的回撚都是brother,但面對皮膚黝黑的同胞時,它們是愛理不理的。加上中東的亂局,馬鏟為了得到認同感而對以色列J(意淫自己是以色列的對手),所以對中東以外的回教徒的問題,或被如歐洲國家基督教國以外“逼害”的回教徒,它們都是愛理不理的。
                與此同時,華人豬不停抽水,說不理那些船民,是真正的回教徒嗎?說好的回教徒都是brother呢?我對這些華人豬的行為非常的蛋疼。大哥呀,你不要提醒人家好不好?!我拒絕偷渡客的登陸,主要原因是在於國家財政的壓力+難民政策的不完善+回教=特權的社會結構,我不管他們是黑皮膚的羅興亞還是黃皮膚的越南中國人甚至是輕膚色的中東人,全部拒絕。難道你要馬鏟們都變成真正的回教徒,在“所有回教徒都是brother”的精神下,不分國籍地接受全世界的回撚難民,那時你們才甘願?
                不過話說回來,這次大部分的馬鏟都對羅興亞偷渡客愛理不理,提都沒有提,只有少數的回撚說“是回撚都是brother,要接濟”。但這些少數的回撚,當初也是贊成把十字架拆下來的,反而當初批評拆十字架的開明馬來人,都沒說要收留同樣是回教徒的他邦兄弟。所以,一百萬印尼盾的問題:
『那些支持拆十字架因為擔心會影響信仰,然後以全部回教徒都是同胞要收留的馬鏟,VS
反對拆十字架因為他們說這不是回教教義,但對羅興亞回教徒難民brother不在乎的馬鏟,
誰才是真正的回教徒呢?』


                有網友指出,為何不收留偷渡客,當年我們華人豬的祖先,也是偷渡客來南洋的呀!這點我也同意,沒記錯的話英國人的祖先也是海盜,美帝拓荒西部時也大量屠殺印第安人,我們也要呼籲兩國要對海盜行為和屠殺行為,給予包容。國內,沒記錯的話開拓吉隆坡的葉亞來是黑幫老大(馬鏟界前陣子也有否定這段歷史,提出開拓吉隆坡是一位馬鏟),所以要包容黑幫在大馬的存在。我的朋友告訴過我,一個美帝學者提出一個論述,“國家的主人不在於誰最早存在在那片土地上,而是誰負責發展、塑造該國的當今形象”。比如說美國,如果說久遠,可能是那些印第安族人住最久,但當今的美帝形象不是那些阿帕奇族人騎馬打仗的那種款,而是白人發展建立起來的摩登國家。雖然不能以此逼害少數民族,但當今美國國家的主人,並不能說是那些怒毛飲血的山藩,而是建立摩登美帝的白人。


                為了個人利益,我支持該學者的說法。馬鏟說華人豬是偷渡者,得到它們的允許才能到來,再得到它們的許可才能有公民權,才能投票。現在反轉肚皮,非常不感恩。我並不是很同意這樣的說法,畢竟華人豬是被英國佬帶進來的,英格佬帶進華印外勞時並沒有徵求馬來人的意見(應該沒有,有資料的朋友不妨告之),也沒有必要徵求,因為那時馬鏟是被殖民者,對英國的“國土”沒有話語權。至於獨立的公民權我想學校的洗腦課本都有說到,沒有給華人公民權,華人沒有歸屬感,獨立也肯定搞不成。為了退出殖民地,為了剿共,英國佬必須給華人公民權,否則馬鏟也沒得獨立,其實誰也不欠誰。過後的所謂馬來西亞,加上後期沙砂小新,都不是馬鏟祖先6萬年前的國土了。馬來西亞不管今天成為什麼鳥樣,它的塑造與發展,都是各族人民在57年獨立後努力打造出來,馬鏟想壟斷土地歷史的詮釋權是不正確的。(well,只是提出一個論述,萬一和馬鏟吵架多一個說法


                大馬的歷史,大馬的意識形態,大馬的公民共識,是從5763年開始算,而不是馬鏟說這片國土幾千年來都是馬鏟的,所以要以馬鏟為主。不這樣解釋,就會發生那種華人豬呆了3代人還是紅色身份證,孟加拉巴基斯坦來了3年屌下馬來妹紙就變成上等人,印尼佬當內政部長的荒唐事。國家的立國精神(大馬是民主虛君議會西敏寺),是對內國民吵架,對外接收移民的核心討論方向。就像英國佬甚至全歐洲開始討厭回撚移民,最重要的原因並不是如那些弱智左翼學者說的排外法西斯,而是那些回撚對當地國家的立國精神(通常都是民主人權+言論自由那些)的不尊重,而堅持把它們那些垃圾回教法帶來並實行的懶覺行為。這就是劣等文明物種和現代國家制度的衝突,短時間內應該解決不了。
                大馬也是,卡巴星掛了後,再也沒有人提這些宏觀的國家立國大柱的原則問題了。所以大家各自就位,要么對著羅興亞船民J,一起裝左翼擁抱全人類大愛,再試圖馬鏟回撚界對你認可,然後說一些“連異教徒都包容回教徒,大馬回教徒去了哪裡?”的開明批評話。要上位者可以和身邊的孟加拉巴基斯坦佬打好關係,以便日後可以靠他們找吃。只能說,這一次課題顯示出西馬半島的華人豬面對外來移民的不淡定,才1萬多人(或加上已經存在的15萬)就已經靠伯靠母,非常的冷血沒心肝,像我這種和百萬大軍菲蟲印尼仔生活了至少20多年的沙巴人,就對這些船民的登陸非常淡定了。

               之前的:

1 comment :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