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8, 2015

邪惡將戰勝歸來

     法國《查理》雜誌滅門慘案的後續反應,繼中華較大鬧面子書事件後再一次讓我看到反胃。本地馬鏟不分青紅皂白,一窩蜂地批評雜誌侮辱人在先,他們或許並不支持恐怖襲擊,但或多或少都是同情被“歧視”的法國回教徒。法國政府在這一次事件後被馬鏟罵道一文不值,但須知道法國是西方世界裡對回教徒最包容的國家,也沒有跟著美帝全球做壞事,但依然被馬鏟批評,可見馬鏟真的養不熟。 

     如果宗教的荒謬處並不能被拿來批評,那麼西方世界的核心價值觀將會被侵蝕,西方將會不再是西方。在極端的教徒中,宗教是不能被批評,但在自由世界中,言論自由也如教徒眼中的神,不能妥協,那麼雙方都不能妥協下,要如何收科?我總覺得,這次的事件中,回撚是最大的贏家。不管是裝弱者的扮可憐說西方世界歧視/他們,還是陰謀論地認為這是以色列等回教敵人的嫁禍行為,輸打贏要,讓大家都買他們怕。

     查理雜誌在襲擊事件後的最新一刊,他們繼續刊登回教先知的圖像作封面,發行量從原本的6萬份左右暴增到300萬份。單看銷售量好像是法國人民不被恐怖襲擊嚇怕,但同時的美國和英國的大報,都不敢轉載他們最新的漫畫,怕惹毛回教徒。今天在網上看到新聞,牛津大學出版社建議出售海外的童書刪除豬和香腸等與豬相關的字眼,以免冒犯猶太或穆斯林社群。雖然遭到很多人批評,但當中的政治正確也不言而喻。而且猶太人對世界的影響力多年,如果他們對豬肉“敏感”,早就利用其勢力限制他人了。雖然有人意淫這是英國人以退為進的高招,表面包容但暗地裡串爆你回撚,畢竟這政策也弄到很多回教組織出來批評,根本不需要這樣做。可是不管西方是政治正確還是怕了它們,這一次真的是輸了。

     西方世界由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讓德國人大量屠殺猶太人(這個大屠殺在馬鏟界卻認為是不存在的,是猶太人裝可憐以讓他國支持他們建國的陰謀),所以在罪惡感或政治正確下,都會盡量避免排外的“法西斯”思想,避免出現下一個希特勒。可是當年希特勒當政時(還沒有入侵他國或搞集中營),卻被很多西方世界的知識分子、名人等一致讚賞,說他是帶領德國走向繁榮的領導人。那時英國政界只有少數幾個人如丘吉爾大大認為那條水是仆街,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英國政府處處對希特勒包容,除了政府軟弱不想打仗,輿論界對希特勒的好感也影響很大吧?另外法西斯政權的起家,也是靠發神經的愛國主義,放眼當今世界,哪個國家最喜歡玩愛國?當反西方反全球化成為一種自我標榜進步思維的潮流,和人類文明相衝的極端勢力被浪漫化或被維護,你就知道我們人類又要犯同樣的錯誤,再一次把自己弄慘。


     世界很大,也許輪不到我們來煩,但國防部長希山大大的言論,大家也要關注一下,雖然他的言論是為內安法令和煽動法令背書。最近ISIS的大佬,*對全世界的部下吹雞,叫他們對各自國家的政府展開聖戰。對此,大馬政府表示將嚴肅關注,確保國家的安全。國防部長透露,前大馬軍隊指揮官被沙地政府扣留,因前者被指參與ISIS的聖戰。而且參與ISIS本地青年,也比想像中的還多。吸引我的新聞是,部長也透露在吉打州最近也發生一起造成三人死亡的爆炸案件。該3名男子因為打算撬開反坦克導彈的零件,以獲取內部的鐵片,但不小心引爆裡面的炸彈而爆炸而喪命。反坦克導彈耶大佬!!那幾個毛賊怎樣弄到只有軍人有的反坦克導彈?部長不排除有國內武裝部隊有ISIS的支持者或同情者。部長擔憂,如果該反坦克導彈被恐怖份子拿到怎麼辦?而且我懷疑,那些弄反坦克導彈的三個毛賊,可能不是要偷鐵片,而是要弄裡面的炸彈。。。馬來西亞,真的越來越不安全了。



*那天在網上看到一則文章,討論的是ISIS的管理模式。這個組織的恐怖之處在於它的管理模式,這種由下而上的管理,往往讓人防不勝防。只要ISIS打算襲擊某地方,他們不需要派人滲透該地區,而只需要在網上恐怖一個量化指標,就會有追隨者去實行。而且追隨者們又不是互相聯合行動,也就是說政府就算瓦解了一個恐怖襲擊,也不能順藤摸瓜地抓起他同黨,因為他們沒有同黨,哪怕在同一個城市中,有很多ISIS追隨者。最後那些殺人最多的人,達成了目標,就會被ISIS總部封為“區域領袖”之類的,就像玩遊戲完成任務目標獲得獎勵那樣。所以日後的許多恐怖襲擊,也許很多將是獨狼式的攻擊,嫌犯後面並沒有老大指揮,也沒有同黨,所有的嫌犯的共同點或許只是支持同樣的神經病意識形態而已。(相關文章:沈旭暉: 「虛擬遊戲」:恐怖襲擊的新組織模式?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