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6, 2012

二等公民的感動


前言:
最近發現心裡開始更變態了,所以blog寫的東西也開始變態起來。
我想,以其寫一些批判人民公敵的文章,如罵國陣馬華那些,不如嘗試寫一些變態點的。
寫罵馬華的那些post,沒錯是可以獲得很多人的認同,因為大家本來都很討厭馬華的了吧?
但這樣頂多騙來幾個likes,或得到那些發洩式的留言如“MCA are eating shit,running dog”之類的,好像沒有什麼意義。
所以趁著這幾天心理開始變態,寫下一些較變態的post,希望在這個大量和諧的氣氛下,
(不要以為網絡可以讓論點百花齊放,那些facebook裡的groups,反而讓你鎖死在自爽區),
製造一些不和諧的論述,希望可以換來更多的討論,而不是那些已經廣為人知的MCA are running dog。



今天在面子書上,看到網友的塗鴉牆上,分享了一篇文章,
寫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因為看到其網友的塗鴉牆上的另一篇文字,而有感而發,寫了這篇文章。
原文如下,鏈接在此

-------------------------------------------------------------------------------------------
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 记得一次看到有辆电单车上有对友族夫妻和他们的三个孩子,前面一个,中间两个,那位太太坐在最后,奋力的抓好座位下的铁枝,我看了就特地把车速慢下来,小心的跟在他们后边,等待机会再超越他们。 车上一位朋友评论:这些人,没有能力就不要生这么多啦,不会想的,没有办法,他们就是没有什么文化。 我心里非常生气,真的非常生气,我对华裔的优越感一向不认同,但碍于情面,我只淡淡的说,以前我婆婆和外婆也不是生十个八个的,他们是没有文化吗?也许当时的英国人就觉得华人是没有什么文化的人,因为当时英国人已
经懂得只生两三个孩子来维持他们的生活品质了。 我们凭什么去指指点点其他种族?也许其他种族会觉得华人把老者送到老人院是非常不孝的行为。
另一次在夜市看到一对卖菜的马来夫妻,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在玩耍,妻子抱着一个三个月大的婴儿,亲切的招呼顾客。你知道,我非常尊敬为了生活辛劳工作的人,不管他是什么行业,我认为只要用自己的劳力来换取三餐,就是
一个值得我尊敬的人。 可是身边有人开口:就是咯,少小不努力,到现在要让孩子跟他们一起吃苦。 我听了,当然非常生气,我说:他们堂堂正正带着小孩做生意,他们没有偷没有抢,用劳力来换取自己的温饱,你有什么资格去讲他?这个社会不需要每个人是工程师会计师,也需要有这样亲切的小贩,他们的日子未必会过得比你不好。 我很少这样直接挑明跟人理论,朋友也呆了。后来我特地去买了两样菜,也许是跟朋友争论,太生气了,忘记把买了的菜拿走,结果那位做丈夫的追我追了很远,一直叫阿moi 阿moi,我回头,看见他很高兴的脸跟我说我忘记拿我买的菜了。我只来得及跟他说谢谢,他马上回头跑回他档口的方向,那里,他的妻子需要照顾三岁和几个月大的婴儿,还要招呼顾客,他得赶回去。
回家的路上,朋友没有再说什么,好像也原谅了我对她语气不好的事情。 话扯远了。这是我在这类事件上的看法,会突然提起这两件事情,是因为网友 Joey Lim 写在她墙上的这件事情,她看到的,是另外一个角度。
《那天突然下起大雨,我驾车在马路上,看到前面一辆motor驾到很慢很慢,motor是pasar小贩用的那种,旁边连着一辆三轮车的小贩motor,后座的马来妇女,左手扶着三轮车上面的货物cover,怕被风吹掉~ 我驾车超越他们时,我看到马来妇女的右手抱着怀里的3个月大婴儿,当时下着大雨哦,我有点吓到,前座的马来男子专心驾motor, 马来男子前面还有个小男孩跟我的女儿差不多年龄。那一刻我直接哭出来,感觉这辆小motor的负担好重好重,一家四口包括家产全都在这辆motor上一起淋雨。 政府不是说,土著有特权的吗?做么看起来这些人什么都没有?甚至比我还要惨?他们也有在努力工作啊。What make them deserve all these? Especially their little innocent kids?》

-----------------------------------------------------------------------------

well~這是一篇好文,又是一篇華人了解馬來友族的好文章,再一次,族群的藩籬又瓦解了一點。
OK,變態的論述開始了。
文章裡,作者的朋友提到,當她看到一個在一場暴風雨中的三輪車小販一家人時,感動得哭了。
她覺得,馬來人不是應該有特權嗎?有特權會醬慘的嗎?作者覺得有特權的馬來人,甚至“比我們華人還慘”
覺得他們的命運也不公平,最後留下了寶貴的眼淚。
以一個小販的“慘樣”,就可以覺得這麼多年來的特權好像“對他們沒有幫助”,到哭了,
愛心是有了,感情也很豐富,但有時眼淚來的太快,除了廉價,還可能顯得。。無知。
er。。er。。我不是嘲笑人家有愛心不好,只是如果我講巫統有100萬黨員,但有些黨員其實也是一窮二白,那你會告訴我,其實巫統不是很壞的,壞的只是上面的大佬而已,不要完完全全否決巫統嗎?
那怕是世界上再廉潔、執行力再高的政府,任何利民的政策,都不可能把政策完完全全100%地用在刀口上。

沒錯,這位小販可能沒有收到特權的庇護沒有AP、特許經營權那些,但他的“慘”,並不能成為我們對“特權”不反感的原因。
這樣說吧,民聯(尤其是那個很想打進馬來區的火箭)很常講,特權並沒有幫助到馬來人,特權只是讓巫統那些大佬肥了,平民老百姓根本沒有好處。
這樣說當然是對的,但民聯那些大佬有沒有想過,這樣的論述好像在說:
“我們火箭是支持有些人生來比別人“平等”,應該享有特權,特權是好的。只是巫統那些濫用特權,自肥而已。
但是我們民聯上台,一定會“公平”地利用特權,“公平”用特權來特別照顧特權者,絕對不敢自肥”?

結果改朝換代後,閣下依然要捐錢給學校,買屋子依然沒有discount、排隊排到要死買的那些基金,
回酬率依然比別人的低,雖然那時民聯絕對沒利用特權來自肥。
這個不要再說了,等下hurt到民聯的那些選舉oriented的粉絲們,講我又鼓勵大家“投廢票”了。

另外那位“哭”的女士,可能,我是說可能啦,以小人之心度之,覺得隱隱約約。。可能藏著某些華人的優越感。
她說看到馬來小販的三輪車在大雨中搖擺,她哭了。
我想,如果她看到的是華人小販的三輪車,也是在大雨中搖擺,她會哭嗎?
覺得不會,因為可能我們都覺得華人是比馬來人能吃苦,所以看到華人很慘在風雨中搖擺,你不會哭,可能覺得這是“大中華人民能吃苦的驕傲”
反而覺得那些能力“較弱”的馬來人也在那裡風雨中搖擺,覺得人家也能和我們“優越的大漢民族”那樣,都能吃苦,high起來,就哭了。
但是她看到華小沒有錢建學校她有哭嗎?華人小販除了要在“風雨中搖擺”,另外也要被雙重課稅,捐錢給華教教育,這,她有哭嗎?
可能你會覺得我很衰,或故意譁眾取寵地批評人家的哭,但是(接下來要拋書包了)
愛爾蘭文豪王爾德曾說過:『人類對於悽慘的同情,比對思考的同情來的簡單。』
意思是講,看到慘況的東西我們很容易哭,但我們卻很少思考造成這個慘況的根本原因。
看到“風雨中搖擺”的情景,是很容易high,接著感情來了,就可以哭了。
但哭過後,不去想背後這種問題的根源或解決的方法,這些愛心,太廉價了。

說回政治吧~很多人就會認為,你看,馬來人也很慘,也和我們華人一樣,有特權咩一樣,都很慘!
are you sure?
就拿那個小販來講,也許他不能拿到巫統大佬拿到的AP,所以讓你覺得他“很慘”。但別忘了,有天,他的孩子上學後,他至少不需要捐錢給學校,捍衛國民教育那些。
此外,只要有天他的孩子中學畢業上大學,進大學的機會遠遠比你們這些華人豬高。
也許他的孩子不能像高官的孩子那樣,可以拿到國家級的獎學金出國深造,
但至少混進本地大學還是綽綽有餘。那些之前“感動到哭”的人,到時可能要拿著全A的成績單,
去求馬華幫幫忙了。(如果改朝換代成功,那時可能是求民聯裡的火箭)
我只是隨便打個教育的比方,就可以得出那些“很慘,沒有享有特權”的人,依然可以過得比你好,那怕開始時他和你一樣“慘”,都是在風雨中搖擺的當小販。

還有個論述很好笑的,現在大家看到很慘的馬來人,會說:
“其實他們和我們一樣的、我們都是暴政的受害者,應該手拉手,心連心,一起改朝換代。”
“各族之間沒有隔膜的,馬來人和我們華人要求的都是一樣”
“馬來人天性善良,我們應該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
說到很感人,很催淚。
但當我只是批評那個火箭自我矮化,自我放棄高級行政職位的舉動時,
(注意哦,我不是叫火箭說要當首相,只是叫他們不要自動放棄。你不敢講怕選票走掉我明白,但自動放棄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些原本沒有隔膜的abang-adik又會很小人之心地講,
“不能這樣講啦,【人家】會反感的”
“我們不是自我矮化、這是“戰術”、是“大戰略”來的,改朝換代要緊,小不忍則亂大謀。。。”
我不知道,前一刻還講大家要求是一樣,馬來人也能吃苦,
下一秒又定義人家小心眼,只是要根據憲法行事(當重要部長職位)都不能,說人家會“不爽,不把票投給你”,
而且還要根據“戰術、戰略”,自動放棄高級部長職位,來改朝換代。
我不知道是我單純領悟力低下,還是沒有精神分裂症,不能把上述的兩個論點結合起來。

最後在這篇文章裡的留言者,大家都很齊心地和我一樣,當“漢奸”,一起批評華人的生活品味。
說什麼華人驕傲啦、物資化的生活啦、優越感啦,
反而很欣賞馬來人的樸素、單純的生活,生很多小孩子,日子雖苦,過得卻有品位的生活。
說到幾好幾好,拼命地去like這樣的生活格調。
我想,這些贊人家小康、多孩子生活美好的人,會有幾個是“真心”的
我說真心的意思是,真的會改變自己的“注重教育、注重金錢”的生活,
從而改變大馬華人生小孩的“精兵制”,再生一大堆孩子,過著不注重金錢的悠閒生活?
那些留言稱讚馬來人“悠閒”生活的人,有多少個真的會改變自己的生活?
這是否只是單純一天的愛心發洩,按個贊後,繼續過自己“不悠閒的生活”
就好像一個很忙的百萬富翁,對著一個悠閒的窮人講,
“哎喲,我忙死了,真羨慕你的悠閒,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可以的話,我想跟你調換身份~”
然後在滿足了自己的優越感後,下一秒又繼續賺錢。
這樣的like與感動,又有什麼意義呢?
這是否又是一次網絡like and share的群體催眠發作呢?
這個問題,問下去,還真尷尬的~

相關文章
断袖之恋3(這篇不是講gay/Lesbian的,而是討論那些優越感的同情)
Like与Share的交响美——我Like故我在
Like与Share的交响美——我Share故我在


ps:本篇文章的照片和文章沒有關係,只是想不到要放什麼照片,而隨便放狗狗貓貓的照片。
不要作過多的猜測或聯想。

8 comments :

  1. U may put the picture of two face(aka Harvey dent)

    ReplyDelete
  2. 看到有人甭努力吃香喝辣心理失衡,
    看看比自己不济的人平衡自己一下。

    ReplyDelete
  3. 谢谢你的“变态”文章,给我另一个观点去看这事情。

    FB的“Like”与“Share”是一个培养懒人的工具。当点一个分享点一个赞变得太容易时,用户就不用追根究底的想下去自己为什么喜欢/同意这一篇文章。

    Btw,我也是其中一个点的赞的人 :P

    ReplyDelete
  4. 不知在那里看过一篇文章,里头讲到“每个可怜的人的后面必有个可恨之处……”举例几种我们都同情的个案,分析导致他们陷入今时今日的前因后果………几乎都是不值得去同情的………
    我比较倾向于因果循环,因为自身勤奋的人现在有好日子过,以前游手好闲的现在困苦,平时得罪人多称呼人少的在发生事故时大家都袖手旁观………致于那么做坏事却没事反而还发迹的人,我也仅好阿Q的认为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来安慰自己。。。。
    不知是否看太多了,我爸都劝我多做善事,就算是不回报在我们这代,也期望会回报在咱的后代…

    还能同情他人是好事,至少你现在过的比他人好………

    ReplyDelete
  5. 我是马来西亚人:
    //U may put the picture of two face(aka Harvey dent)//

    Joker's pics will be more appropriate

    Fair仔:
    //看到有人甭努力吃香喝辣心理失衡,
    看看比自己不济的人平衡自己一下。//

    然後再為他族而感動,讓自己有種超越族群的感覺。殊不知,這樣除了滿足自己的“同情心”,對誰也沒有好處。

    Neoh :
    //谢谢你的“变态”文章,给我另一个观点去看这事情。//

    那就太好!我這樣寫就是想刺激一下大家的觀點。。。


    老百姓 :
    //不知在那里看过一篇文章,里头讲到“每个可怜的人的后面必有个可恨之处……//

    這句好,單純同情而不追究悲劇的源頭,再想辦法解決它,充其量只是一個感情豐富的傻逼。另外,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造成的生活而負責,像你說的前因後果。我們憑什麼來“同情”人家?

    ReplyDelete
  6. 在华人的圈子里,我时常听到的就是就是因为其他的民族笨,所以华人才会富裕这种说法。

    ReplyDelete
  7. 典型的中國豬,遇到較笨的馬來人就佔人家的便宜,遇上聰明的(如巫統)就唯唯諾諾~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