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5, 2013

嘴巴說不要,身體卻挺老實的

     之前在botak大大的博文《大家總在逃避最根本的問題》,看到一段文字:“这已经是我们大家认同了外面有个黑暗的角落。这黑暗的角落的存在已经被合理化。”這段字讓我印象深刻。
     我們接受了我們國家有一個不能侵犯的黑暗地區,沒有人去質疑它的存在,而且還會很努力去適應它,絕處逢生。這個黑暗地區不一定是個治安黑區,然後我們晚上8點後不出門等。這可能是一個歧視的政策,大剌剌拿你們給的稅,大大方方建一些不然你們去唸書的學府。擺到明強姦中出你們,還是醬。

    
     有時候,一些沒有看過女生的宗教分子,以自己的短小懶覺衡量這個世界的深度,精蟲衝腦就會說出一些“女性衣著暴露鼓勵別人犯罪”等小懶覺話。但豬哥身為強姦犯心理學的研究者,強姦犯選目標時,不是看對方惹火不惹火,而是看對方反抗的機會有多大。一個看起來很惹火的美眉,但眼神炯炯有神;另外一個看起來沒那麼惹火的妹紙,但眼神膽小怕事,強姦犯會選擇後者,因為成功機會比較高。
     香港國外關係學者沈旭暉教授之前寫了一篇文章,《魔鬼政治學——為什麼印度社會姑息強姦?》,分析印度高強姦率的原因。其中一點提到由於印度階級制度,女性永遠是受害者。因為男人認為,女性是可以欺負的、可以喜歡喜歡就擒而姦之的物體,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強姦案發生。

     聽過一個故事,一隻小老鼠如何避免獅子不殺它?只有一個辦法,老鼠有和獅子一拼的勇氣。當然,老鼠不管多麼拼命,不可能打敗獅子。但如果老鼠敢拼,以行動告訴獅子:沒錯,你力氣大,可以殺死我,但你殺我前,我會讓你瞎了一隻眼。殺一隻老鼠瞎一隻眼,划算嗎?也許不,那獅子就不大敢欺負老鼠了。就好像還欺負人的學校霸王,選擇欺負的對象不是比自己小的,而是選不敢反抗的。
     想不被人歧視、欺負,不是要變得比對方強壯,而是告訴對方,我和你一樣,都是有人權,你不能欺負我。當然我不否認你弱小還是會繼續被人欺負這個硬道理,但基本原則還是要搞好,因為很多時候,你弱小不是短時間可以改變的。

     所以當政府大剌剌歧視我們時,我們不單止沒有勇氣告訴他,他媽的我也是人,你憑什麼比我好?沒有,我們“絕處逢生”的力量太強大了。當初那個大学预科班STPM生以同樣的成績進大學,這個真的很肏他媽的B。但你知道最肏B的是什麼?不是我們被人學業上的歧視,而是很多華人“絕處逢生”,想辦法擠進去那只有10%學額的大学预科班。進了後,還很有智慧地告訴你,政府對我們不公平,我們要“自強不息”。

     你知道看到這種嘴臉,我多麼想打人嗎?(當然你可以華人誅心論地推斷我成績不好,所以妒忌人家)。你可以了解我的不爽嗎?很少人能搞清楚,不想給人欺負,不是要臥薪嘗膽地變強,而是大大聲站出來,告訴他,你沒有權力欺負我。
     網絡順口溜,“生活像強姦,不能反抗就躺下來享受”。我們這裡不單止享受,還發展出“我成功在強姦後走出陰影,自強不息、臥薪嘗膽,絕處逢生,尋找到自己的另一片天空”
     我不知道這篇帖文有多少個人可以看得懂,可能還會被人說激進、偏激、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等廢話,算了,寫了就算。
     所以你不能怪強姦犯會強姦我們,因為我們被強姦時,不單止沒有反抗,而且好像還很配合、蠻享受的。

6 comments :

  1. 更糟的是最近还有谢主龙恩的580万呢!比自强不息更可耻。。。

    ReplyDelete
    Replies
    1. 對,那個是謝主隆恩,是我們華族自強不息學習的典範。

      Delete
  2. 10%的是指matrikulasi吗?如果是那应该译成大学预科班。
    可以问下博主对于全升,这个因为这种畸形的学生遴选制度而诞生的学生组织有什么看法吗?链接如下:
    http://www.quansheng.org/p/blog-page_2854.html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提醒,改了。
      全升呀,當年我也看的。這就是捐錢給華教那樣,你不能說他們沒用,
      在大環境不能在短時間內改變的前提下,這也是一個辦法。
      想當年我剛進大學,這個全升組織,根本就像反清復明的秘密組織那樣,偷偷摸摸拿資料的。
      真難為了學生們。

      Delete
  3. 告诉你最恶的人是不怕死的人,还有发穷恶的人,所以当越来越多人穷困的时候,这时就大乱了,所以现在派的钱,是为将来发恶的人铺路。

    ReplyDelete
    Replies
    1. 對,我肚子餓時都會很衝動的。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