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7, 2016

濕婆子民在大馬


   印象中,我沒有在博客寫過大馬印度人。
   上週跑去看寶萊塢(過後印度經理告訴我狹義上那都不算是寶萊塢)的印度戲《Kaballi》,主角們都不是本地印度人,但故事背景卻是講馬來西亞印度人入黑道的故事。不知道是否擔心大馬電影檢查局的過濾,所以戲裡打鬥刺激,但故事卻非常沒有邏輯。
   公司的印度同事告訴我,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印度話,雖然印度有許多語言,但主要的還是印地語(Hindi),還有馬來西亞印度人講得淡米爾(Tamil)文,所以非國小我們都叫華小和淡小。好萊塢電影屬於北印度,用的語言是印地語;南印度的是淡米爾語。南印度的印度人應該也是較窮的一群,所以當年才來馬來西亞當外勞,最後落地生根和華人豬一起輔助馬鏟登上大位。

   我們華社有死不足惜的大中華膠,印度社群中也有天殺的大印度膠。這些印度膠雖然是大馬公民,但和我們的膠叔一樣,在印度國的領土課題上也認為許多周邊國家如巴基斯坦、克什米爾等都是自古以來大印度的領土,都是遭外國勢力等破壞,他們印度膠的祖國才分裂的。不知道有美國罩住的巴基斯坦,在印度膠社群裡有沒有如中華膠妒忌台灣那樣的情結?不過巴基斯坦也是失敗國家,印度膠應該不會有中華膠那種眼紅台灣的自卑心理。
   印度餐其中一個很開胃的設定是用香蕉葉來盛飯。不知道是綠色造成的心理作用還是其他科學原因,用香蕉葉吃飯真讓人胃口大開。但這個許多人都喜歡的美食概念,其實背後卻隱藏者極度惡劣的種族階級歧視。眾所周知,印度自古以來有坑爹的種姓制度,不同種姓的人不能互相通婚,更遑論一起吃東西了。所以,為了避免高等種姓制的人吃到低等種姓制的人吃過的碗碟,一勞永逸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用香蕉葉來盛食物,吃完即丟,絕對不會有問題。
   印度人的人口不到馬來西亞的10%,但他們卻佔了馬來西亞監牢的絕大部分,我沒有正式的數據,但友人告訴我是9成。一直以來,其中一個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是:大馬華人和印度人都遭馬鏟打壓,為何印度人的處境卻比華人豬差這麼多?我的同事告訴我,種姓制害的。他說,如果一個印度人來自低等的種姓制度,其他高他一層的都不會給機會他。正當的工作拿不到,最後唯有走黑路了。
   這和華人不同,華人雖然早期也有地域、宗族或語系自我形成的圈子,但這些不是一成不變的,哪怕你出生再低,只要你有本事,也能把皇帝撤下馬。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但印度人的種姓制度卻死死壓著你,除了看得到的社會其他人不幫助你,看不到心理的無形壓力,你一出世就是低等種姓制度,而歷史上又沒有英雄不問出處的逆襲案例,emo之下很多都自我放棄墮入魔道。
   印度同事告訴我,所以那些你看到成功的印度人,什麼醫生、律師那些,都是在種姓制上處於第一階級和第二階級的;那些喝酒打架鬧事砍人黑社會那些,都是第四、和第五階級的。大馬印裔的這種極端化的現象,上位的因為種姓制度不肯去幫助低下的;低下的因為沒有人給機會,加上種姓制度的消極影響,最後越來越賤。這時,我華人的走法律漏洞大腦就腦洞大開。我問印度同事,你不說,沒有人知道你來自低等階級,那些來自低等階級的種姓制度的印度人,為何不能隱瞞自己的出身呢?他說,行家看你的名字就知道。那些名字有什麼“singham”在後面的,通常都是高等的。然後我華人的耍賤DNA繼續發作,我說你可以騙呀,你可以把你的孩子取一個高等人的印度名字呀~他說,沒用的,行家會問你爸爸、你公公的名字,接著問你住哪裡,最後一定猜的到你是什麼階級的。
   他說,你不要以為印度戲裡那種不同階級結婚不到的殉情戲碼現實不會發生,他自己就是了。他老婆比他的階級低一個,所以他的岳父大人覺得高一級的女婿肯娶自己的女兒很光榮,反而印度同事的爸爸卻耿耿於懷,到今天去親家的屋子都不會喝水的。他的一些叔叔更誇張,直接當面問人,你是什麼階級的?印度哪裡來的?不要以為低等階級的結婚不到,他有一個女生朋友高等階級的,現在30多歲了都找不到同level的老公,她的爸爸一直不肯讓她嫁低他們一級的。
   我問,你們印度界的政客、知識分子都死了嗎?做莫沒有人講要廢除這些懶覺東西?他說,在大馬印度人的政治上,也是有份種姓制度的。如之前的三美,他都只是在黨內升遷自己同階級的人(三美好像是第二階級),現在的蘇巴馬廉(好像是第三),就promote自己的同種姓的人,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最後我問,那你們印度人的國父甘地呢,他是第幾階級的?他說甘地大大是最高階級的,但以他聖人般的地位,都無法團結各種姓階級的人,更何況其他人呢?只能希望社會越先進,像他這種摩登的城市人越多,就越少人在意種姓階級了。
   本地馬鏟固然認為自己是主人,歧視外來的華人和印度人。但要認真分割,馬鏟是敵視華人,一種羨慕妒忌恐懼恨的概念;但對於印度人和許多非回教徒原住民,它們就真的是居高臨下的歧視了,認為這些都是賤民山藩。奈何,印度人和原住民的選票不多,也沒有很強的政治勢力,所以方丈之友的跨出去,是不會理這班在馬來西亞最受盡打壓的一群。
   最後我問印度同事,如果華人嫁/娶印度佬/妹呢了,階級怎樣看?他說,這就不算了。看來,要解救低下階級的印度妹紙,又要靠我們華人的血繼限界,沖淡他們的種姓制血脈了。唉,身為大馬華人真辛苦,又要包容馬鏟、又要和回撚對話、又要跨上去馬來妹紙,現在還要負責破壞印度妹紙的種姓制度

1 comment :

  1. 好久没发文 欢迎回来
    话说改名字那部分,让我想起很多印裔回教徒在几十年前国民登记局不严格时为孩子注册Syed xxx的名字。Syed在回教徒眼中地位崇高,传说中可以trace回Muhammad的孙子。

    第二代的印裔回教徒当然是叫做"Syed YYY bin XXX"这种一看就知道是流的,但是以后的儿子就叫做Syed ZZZ bin Syed YYY,两代就足以改变祖宗了。

    现在很多政客的Tengku和Raja也是水份很重。东姑安南出生时报生纸是没东姑的,从政过后,把自己的血统追溯回苏门答腊的马来苏丹国,整个家族在登记局。前直辖区部长Raja Nong Chik也是一样认苏门答腊的马来王室为祖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