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1, 2014

單向的進貢

 前言:我想大家應該知道,我除了是一個長得帥的豬哥,也是一個很坑爹的豬哥。大約5個月前,我寫了一篇博文叫作:《單向的進貢 (beta)。在IT界,通常非正式的產品版本會被稱為beta版,直到正式完整的版本被推出。但寫了那篇文章後,我忘記了當初完整的思路是什麼,結果那篇文章就這樣沒有下一篇,只有beta而已。直到昨晚洗澡開擼時,突然靈光一閃,想起來當初要寫的東西。。。你如果沒看過之前的,我建議你先看beta版才來讀這篇。

本週有則新聞,就是登嘉樓的州政府,為了解決許多馬來人(只是男生)在星期五祈禱時間沒有去回教堂的問題,規定從明年11日起,登州所有的商場在週五祈禱時間時必須結束營業2小時。州政府相信在關閉了商場後,那些原本打算不祈禱的馬來人就會少了個溜達的地方,最後就會去祈禱。當然,這些邏輯和思路,我們是看不懂的。

這個新聞在網上導致非回教徒和回教徒之間的口水戰。反對者認為,如果那些人不打算祈禱,那麼你就算關掉所有的公共場所,他們都不會去的。而且,為什麼你們回教徒的事情,要連累到我們非回教徒都要關店關那個?提出這些論點的非回教徒網民,用詞禮貌,客觀分析獨立思考,以論述反問政府的政策,並指出當初的荒謬,試圖建立一個溝通的橋樑和馬鏟對話。馬鏟界的反應不需我多說了,就是說反對這個政策的人是反馬來人反回教之流,然後就在網上說人家不了解他們的宗教,不能隨便批評,畢竟這裡是回教國家,不爽政府這個政策的可以滾蛋。
我比較在意的是一些馬來網民的說法,他們說:
“我們(馬來人)已經對非馬來人很讓步了,為何你們還要咄咄逼人?”
“我們可以不kacau你們的宗教,為何你們華人要來對我們的宗教指指點點?!”

看到這些論述,你一定很奇怪,心理肯定暗罵:瓦德發?馬鏟界什麼時候對我們讓步了?我們什麼時候咄咄逼人了?這就是我一直講的,馬鏟的世界觀和我們的不同。我們認為是自我犧牲裝小狗跨出去的討好,他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這種也沒什麼好說了。


坑爹的日本漫畫《火影忍者》第二部曉篇章中,曉組織為了達致世界和平,打算把尾獸分給忍者5國,好讓大家有尾獸後可以互相殘殺,真正了解到戰爭的痛,那麼大家就會愛惜和平了。考慮到有許多大叔在看我的博客,可能不知道什麼是尾獸,唯有解釋下。簡單來講,漫畫裡的尾獸就是我們現實世界中的核子武器,裡面的壞蛋打算把核子武器分給全部人,讓大家炸來炸去。只有當大家炸夠了,知道核子武器的破壞力了,那麼廢除核武、邁向和平的說法才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和認同。畢竟如果只有一個強國有核彈,另外一個沒有,一個永遠炸人,一個永遠被人炸,那麼弱者不管怎樣努力說服強者放棄核武,因為核武危害無窮blablabla,都不會被接受的。如果施暴者只負責拿刀插人,沒有被插過,他們永遠不能了解被害者看到刀時的恐懼,並會認為受害者自己反應過度,大驚小怪而已。

這也解釋了為何馬鏟界會認為,全世界遷就他們關店是理所當然,而我們提出抗議,就是反馬來人、就是反回教,就是平時已經對他們讓步的華人豬還要求多多。我個人認為,如果要讓他們真正了解,為了你們祈禱而逼我關店其實是“有kacau到我”,不能靠理性分析獨立思考建立橋樑對話這些懶覺手段,而是讓他們也感受和我們一樣的。比如我們初一十五大拜拜,他們全部店也要關門來遷就我們。或我們初一十五吃素,全部餐館也要在當天賣素。又或者在公共機構如大學、政府部門等的食堂,為了遷就不吃牛肉的佛教徒/興都教徒,食堂就應該像“尊重”不吃豬肉的回教徒那樣,不賣牛肉,或索性全部素食。如果他們反對這樣的政策,就扣他們反非馬來人、反其他宗教的帽子。 又又又或者,你不能批評他們的兩種稅收制度,那麼我們也搞一個雙重稅收。我們也可以選擇要么繳交所得稅,或只是交給自己宗教並用在自己教徒的宗教稅,可以嗎?吶,我沒有kacau你的雙重稅收,你也不要批判我的雙重稅收呀~

唯有通過這樣,他們才能真正了解,我們對週五關店(或其他)政策的不滿。當然這在技術上不可能行的通,而且意識形態上也會被稱為“華人界的土權/ISMA”。可是如果只是把這當作一個思想上的實驗來比喻,並在和馬鏟界理性對話時提出,我告訴你,它們的反應一定是:
『為何我要這麼做?我們是多數!這裡是回教國家!你不爽可以去其他國家!』
我以龜頭博斧頭,它們一定這樣說
你讓他就尊重他人宗教,你叫他們遷就你,它們就會曬冷拿人數來大你。這個我之前在面書裡status分享我在大學時的卡達山妹紙不能穿傳統服裝、和聰明同學舌戰群豬也說過了)。不管你說得多麼有道理,姿態擺的再低,到最後它們說不過你時,就會大你:林北就是人多,林北就是要硬掰,林北就是爛人,你吹咩?然後坑爹的是,我們還真的吹他們不漲的。

1 comment :

  1. 在黑社会,钱/权/拳头没有别人硬,没人会尊敬你。这里就是黑社会,没读书,没文化的烂仔特多。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