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 2014

12月2號晚上的感想

                本週馬鏟界沒有什麼出位的言論露出,暫時西線無戰事,軍情刺探的事情還蠻輕鬆的。為何沒有出位的言論?豬將軍認為是巫統大會剛過去不久,馬鏟們的激情才發洩完畢,短時間內ulti還沒有cooldown好,所以我們華人豬難得享受至少1-2個禮拜的和平。
                也許有些人感到奇怪,為何在巫統大會裡,華人一直以來都是被批評的對象,而不是那些它們每天掛在嘴邊的西方外國勢力或猶太人等?這種心理,我在母狗心理學的研究裡,稱之為“隔壁黃嫂情結”。就好像你對你老婆說:“電視裡的少女時代多可愛,超正的!”,你老婆通常不會鳥你;可是如果你對你老婆說:“隔壁的黃嫂身材不錯下~”,你的咕咕叫就準備被切掉吧~距離產生美,短距離產生恨和壓迫感,電視機上的SNSD在幾百公里外,隔壁黃嫂在幾米之內,你老婆感到緊張是對的。

                同樣的道理,也許從歷史來看,是英國佬傷害馬來人最深,但白皮豬在千里之外,黃皮豬卻在寸尺之內,所以首要的假想敵是華人。這也是解釋了為什麼當初馬鏟界會認同“華人搶了它們的財富、智慧”的說法。搶了財富與智慧,並不是指物理上的搶奪,而是一種零和遊戲的比喻。類似是主人給了客人機會發展,結果客人有機會做大,主人卻在機會成本下少了發達和得到智慧的機會,所以就算是被搶了。古代戰爭時,交戰雙方都會努力貶低對手,或把自己定位為偉大軍隊。這種輿論攻勢,除了穩定軍心更是為了造勢,讓自己處於王者之師的制高點上。這也是為何近年來,馬鏟界不斷侮辱華人的歷史(如是來做雞),或華人的求財手段(撈偏門),也是同樣的道理。未來應該還有更多超現實主義的說法,準備吃蕉吧。更多巫統大會裡的言論心理解讀在《巫統大會的口水背後的暗黑心理解讀》
照片和內容再次無關

                最近在華人網友間看到這樣的論述,他雖然是支持香港人追求普選的自由,但他認為中共是不可以談判的對象。言談中充滿犬儒的味道,如:“中共會讓步,發夢啦!”這種調調。通常這種人年輕時可能有激情或理想,但在中年時被現實所磨滅,或看到坦克屠城之類的,而認命了,變得讓人看來和膠叔無異。我年輕時不敢太激進,是怕了老了後變成保守派,應該是這個意思了。我開始想,如果雞爺知道華人豬這種心理,心理狠一次,狠狠地揍這些華人豬一次,讓它們吸取教訓,自我暗示當權者是不能被挑戰、或談判的。這樣可以擔保至少未來30年的長治久安,這班華人豬會乖乖奉獻。
                進擊的膠叔因美國肯德基事件再次活躍,讓人莞爾。(這個事件背後的膠人心理日後如果沒忘記我應該會另外探討)。看到膠叔們一邊罵巫統大會的懶覺話,一邊支持香港公安的暴行,讓我大開眼界。這也讓我更肯定我之前的看法,膠叔在大馬反巫統,並不是認可民主自由人權這種西方的價值觀,而只是不爽馬鏟而已。膠叔們的種族主義,認為馬鏟不能統治大漢民族,但劣等猶太人馬克思的理論+次等中國人合體的共產黨,膠叔們卻會翹起屁股來,認為這是中華民族盛世的鑰匙。這也讓我開始覺得馬鏟界對華豬界的指責,雖然是歇斯底里發神經的幻想說辭,但也不能說是全錯的。

馬鏟界對古阿拉伯盛世的幻想,和膠叔對古漢唐大一統盛世的JJ,在這個時代裡同一時間發神經,100年後的歷史不知道會怎樣記載。這一句話我寫了很多次,未來人類文明的衝突,必定由這兩種病毒之前發生。而我們,就會被它們給帶塞,站位也不是,埋位也不是,真他媽的。

雞爺的煽動法令針對的對象,侮辱回教者和破壞各族和諧者,大家都鳥到爆。認為雞爺打算利用這個惡法,會打壓異見分子。但雞爺用法令亮劍的另外一個對象——沙巴砂撈越獨立分子,對此,看起來比馬鏟界開明的華人豬界並沒有很大的反對(支持大一統?)。香港雨傘革命的事件,那怕是在同樣一個陣營裡,都會出現截然不同的聲音。一些評論員稱這種意見分裂為:階級的不同之選擇。如生活穩定的中產,不會比買不起樓的年輕人來的激進,不能說誰對誰錯,只是大家的背景不同,可以犧牲曬冷的籌碼不同,所以爭取民主的approach或“投資選項”也不同。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會有種小確幸的心理,認為生活過到就過去,屎忽過身就過了。除非你明天沒得好吃,否則不是每個人都會去到盡。所以對於沙砂的獨立訴求,除了害怕被政府對付而不敢支持,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能拿多少就拿多少的心理。沒錯,我們知道巫統幾乎吃完,但沙砂兩州的資源還是原住民等土地的好處,tickle down下還是分到一點點的。故雖然不爽,非常不爽巫統的霸道,但看到雞爺拿煽動發劍指“分離主義分子”,心理還是不會反對的。畢竟自己手上還有東西抓手呀,不是嗎?
對於煽動法的壓頂,在沙巴只看到零零星星的本土政客反對,砂撈越那裡比較激烈一點,畢竟白毛調教有道,那裡的本土派至少像樣一點。就如心病還需心藥醫,馬鏟還需馬鏟治,沙砂的命運,還要等最大的族群卡達山杜順伊班人的覺悟,覺悟就開掛,那才有希望了。馬鏟界除了啪馬來妹紙,我勸大家還是斬倉止血,不要再花時間投資了。原因應該會在下一篇的閱讀報告博文裡會寫。


PS: 很明顯題目名字是懶惰去想,而亂取名的。 > <

4 comments :

  1. 现在还有油支撑着国政,近来油价不行了,树胶;粽油也没有价,基本上大马是玩完了,什么投资都不行的了,现在就看2015年街上的蛤乸怎么跳。有人死也是有人重生。

    ReplyDelete
    Replies
    1. 放心吧,馬鏟會抱著我們一起死的,一起死,比較不寂寞,熱鬧一點。

      Delete
  2. 一直以来都相当喜欢你那风趣幽默的文笔,还有那些独特的分析。但近来我发现,你一直什么胶叔,华人猪来称呼我们华人,让我看得越来越不是味道,甚至厌恶。请问你一直用以上称呼,背后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还是纯粹享受那种踩低华人带来的快感,就像ridhuan tee那样?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每個用詞,都追求最準確的形容,除了膠叔,馬鏟等也是一樣。
      老實說,除了華人豬,我真的想不到其他形容詞可以更準確地形容這些活在豬圈裡的華人。
      Ridhuan是為了想馬來社會示忠誠而含血噴人地攻擊華人;
      但我是單純做善事支出大馬華人的心理特性,沒有任何的目的。
      當然,不排除日後有學術性的用處,如社會心理學方面。

      但如果你還是對某些詞彙敏感,可以試下把我的文章copy去Microsoft等文件軟件上,然後replace掉任何讓你敏感的字,換去你喜歡的字,再閱讀,看能不能找回當初讓你喜歡的风趣幽默的文笔。

      無論如何,謝謝你一直以來的支持看我的文章。

      Delete